随笔

最近我想到了老夫这人——魏琛,换代差不多

与上篇文有关(所以你没有看错,这是定时发布出去的(dog脸)

就当作我想把这段被自己删掉但又不舍得把他摸抹去的心情发泄出去吧哈哈

欢迎观看的各位指出我的措辞不到位的地方~


以黄少为第一视角





ready?










go!!!!







我报告给魏老大,并讲述自己的计划,魏老大皱了皱眉头,“不行。”

我急切到道,“为什么,敌方在现正疲惫状态,我们先突击过去……”

“那你有没有想过之后呢,而且你这计划不缜密,万一被敌方察觉,我们就跟鱼鳖一样,我们必须求稳,这里被攻陷了,之后的战更不好打。”他点了一根草烟,狠狠地吸了一口,“还是按照原计划,你带一部分兵与老韩他们会和。”

“但这样你……”

“我没事,”他懒散地看着我,“反正我已是老夫,以后的天下还得靠你们这些年轻人。我能撑一时是一时,最好撑到你把大部队带过来。”他抓了抓我的头发,带着笑意地对我说,“别担心,老夫以前可是神一般的人物。”

我咬牙,行了端正的军礼,“是!!”

然后我背过身跑去,我不敢说等我回来什么的,怕这是一个诅咒,缠绕在魏老大身上。我能做得,唯有不辜负他对我的期望。

棋星布空,仿佛这一切早已被命运安排好。也许是他那满腔的热血,让这支团硬撑到大部队的支援那一刻。

我重回这片土地,它此时被洒满了鲜血——那都是同胞的那艰苦奋斗后遗留下的。到达时没有时间,让我去找魏老大,我必须要独自领导这场战役;就像魏老大一样要镇住这场战场。

不能让这里被攻陷。

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他做出的贡献。


等到战胜后,我从老姐那回来,站到这片土地。

魏老大的骸骨我没在那场战役后找,我想他死前应该是仍叼着烟吧,向他这种老枪烟随身都会带着一包烟。

我从发白的军裤中掏出一包烟,把它放到当时我离开前的地方,然后笑起来,“这是我特地从老叶那边抢来的一包特级烟。怎么样?入土之后你还能抽这到这种烟,老鬼开心吗。”

这时一滴水掉落在我的脸上,我望了望天,把领子立起来,嘀咕道,又要下雨了。


End.







评论

热度(2)

©酥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