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饼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
爱写一些零碎的小段子

「安雷」童话故事


见标题,这是假童话,这是假童话,这是假童话,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有子慎入!!!

「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子」














Ready??









go!!!











严寒临近,风掺着雪粒子打向森林深处,那里有一处覆盖着像洁白的纱帽似的雪,雪下是结了三尺厚的湖,湖旁有一座田园乡的别墅木屋,从外面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一丝烛,窗户上被蒸汽敷上一层保护膜,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窗户一个小角落轻轻被戳破,紫罗兰的眸子在这小角落好奇地张望这雪白的世界。

“安柒,不要趴在那,那凉。”

小孩听见有人在呼唤他,转身小跑到那人怀中,男人把他的头靠在男人的肩膀处,用手臂托着他的臀部,小孩那浅棕的发丝蹭着男人的颈部,用他那软软的声音说,“爹,我想听故事。”

男人手臂缩紧使小孩不会从他怀中跌落,他的眼里带着一丝温情,“想听哪个?”

“骑士与国王!”

“这个故事你不是听了很多次啊?”

“我还想再听嘛,”小孩像一只仓鼠般鼓起腮子,“爹地~”

男人对小孩这样的卖萌永远招架不住,他叹了口气,把小孩放在烧得旺盛的火炉旁的沙发上,小孩的眼里散发着星光,听着火炉中小火苗蹿起地滋滋声,兴致勃勃地盯着男人,男人拿起小孩画了小马的马克杯,润了润喉咙,并开始讲述这个故事……



那时雷国还没衰败,国王手下有个百战百胜的骑士团,而且非常忠诚于国王,可以说他们会用自己最后一滴鲜血留在这片领土上。对于这样英勇的骑士团,人们对于他们的团长竟没有任何印象,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因此对于这骑士团的团长的传说有很多。

有人说,这骑士团的团长说是绅士,对女士是非常有礼,让对方以为他对对方有好感,但她们又保持距离。

有人说,这骑士团的团长是一位青年,年龄十七八岁,但他的作战能力与他的战略规划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没有人敢因他的年龄而轻视这敌人。

正当人们兴致勃勃地讨论这一切时有个小孩对这些人伪劣一笑,那绛紫色的眸子带着一丝桀骜不驯,“世上哪有那么完美的人。”

嘈杂的环境顿时寂静下来,所有人盯着这不知好歹的小家伙,突然有人忍不住噗嗤一声引发了导火索,使所有人随他一起哈哈大笑。

“嘿小孩,”拿着啤酒杯的人俯身看着小孩,“这种话不能乱讲。”

“哈哈,你一个小屁孩懂什么。”扎着小辫的男人正要摸到那小孩的头,霎时手腕被抓住,发出“咔嚓”声,那人手腕光速发肿。

那男人怒形于色地看着那小孩,“你这小屁孩,竟然敢这么做!”说着要去揪小孩,快碰到时,一位青年抓住手臂,并挡在他面前,那男人脸色一变——他压根没察觉到这青年从哪冒出来——青年微微一笑,“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跟着小孩较劲?”

那男人呸了一声,“你算哪根葱,老子干嘛要看你的面子!”说着打向那人的鼻梁,他出手速度眼睛根本跟不上他的速度,所有人可惜这么英俊的青年就要红鼻子了时,拳头突然距离那人鼻梁五公分处停住,男人跪倒地上,所有人都愣住了,没有人看到青年出手。

那人叹了口气,“好好地劝告也不听。”他拉起那小孩手往外走。小孩一碰到那人手,就知道这人手指上有一些长期练剑的茧,这挑起他的兴趣,以至于他都忘记自己厌恶与人肌肤接触的事。

那人把小孩带出酒吧,走出小巷,那人才放开小孩的手,蹲下来对小孩温柔地笑道,“好了,你安全了。”

小孩靠在墙上,不冷不热地看着那人,“多管闲事。”

那人闻之笑了笑,“你是这么对待你的恩人?”

“我不需要你保护。”

“行,”那人笑着摸了摸小孩的头,“不要再去那了,那里太乱了不适合你去。”

小孩嫌弃地拍下那人的手,“我去不去管你什么事,你是什么人啊。”

面对小孩的态度,他似乎并不生气,仅仅只是平静地轻揉了揉发红的手背,“我嘛……”

他突然想到什么而一笑,那人的笑容让小孩想起每天清晨睁开眼看到的第一束阳光一样柔暖,

“你就当做我是一位多管闲事的骑士吧。”

那人说完也不看小孩,自顾自地往巷子里走去。

当时小孩不知这人就是他刚才嘲讽的骑士,而他本人也不打算解释,毕竟“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何必曾相识”₁嘛。

但让骑士没想到的是,五年以后他竟再次与小孩相遇。



那天野蔷薇争相地绽放,国王身后跟着一个少年,国王看到骑士,那波澜不惊的眼里立马带着微笑,那种眼神就像遇见老朋友一样。

“安迷修这是我的三儿子,雷狮。雷狮,这是蔷薇团的团长,安迷修。”

骑士行了一个骑士礼,“三皇子好。”

少年冷淡地应了一声,要不是骑士记得那一双瑰丽的眼睛,压根不会把这位眼神虽平静实则锐利逼人的少年与那个莽撞的小孩联系起来。

“哈哈,”国王打破这尴尬的气氛,拍拍骑士的肩膀,“安迷修这孩子就是这样,习惯就好。”骑士无所谓地笑着点了点头。

国王让骑士坐在三皇子身旁,开始聊起平常的事,“顺带”聊到边疆的状况。骑士表面与国王聊得火热,眼神却早已在三皇子身上离不开了——三皇子眼神早已飘向远处似乎看起来对这对话没有任何兴趣,但瞳孔仍有聚焦——果然啊……骑士内心已有了答案——国王为何让他和三皇子相识。

三皇子仿佛感受炽热的视线,转过头与骑士对视,骑士被人给察觉也不尴尬,反而坦然地对他微笑,不紊地拿起桌上的茶杯向他一敬,喝了一口,转过头继续与国王闲聊,他的余光放在三皇子身上,他看到三皇子似乎轻啧一声,头转过去了,那骨节分明的手指不耐烦地轻敲着桌子,骑士仔细一听,这看似随意敲出来的,实则有一定规律——Morse code,骑士心想。

……一短,俩长……四短……一短,一长……一长……

……三短……一短……一短……

骑士用茶杯遮住上扬的嘴角,用左手回复过去,三皇子愣了一下,他用手托住下巴,耳骨发红,脚肆意地甩来甩去,脸上看起来似乎很烦躁,骑士把这一切收进眼睑里,笑意渐浓。

——What see

——You



转眼间夏天来临……

“为何这么快就迎来夏天啊,”小孩耐不住性子,打断男人的叙述,他躺在沙发上,仰着头看着男人。

“因为之后他们就没有交际了啊,第三次是在夏天时啊。”男人被打断也不生气,耐心地回答小孩,并宠溺地揉了揉小孩的头。

“那三皇子为什么在那酒吧里啊?爹不是说小朋友不能进酒吧?”

“所以你不能学他。”

男人似乎想起什么,引得他不自觉地嘴角勾起,

“而且啊……他如果不是三皇子,一定会是一个最讨人厌的恶党,没有之一。”



骑士站在满是蔷薇的空地,深吸一口,以雷霆之势地拔出细长的凝晶,剑气使骑士的发丝随着飘了起来,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旋转着凝晶,忽然一定,拿剑一挥,那速度快得只能看到残影,最后返鞘,再拔出,再挥剑……如此机械化的动作仿佛是在重复播放一个视频一样,竟没有一丝差错,他那专注得神情让人感觉这是一件神圣的任务。

直至天被鲜血染红,骑士返鞘以此结束今天的训练,他那修长有力的手任何放在剑柄上,霎时只有风声在嘶吼。

过一阵子,骑士终于开口,“你还要看多久。”

仍只有风声,仿佛骑士在自言自语,没有任何其他动静,骑士叹了口气,转身看向身后。

“我知道你在那,”骑士眼睛盯着蔷薇墙边,“出来吧。”

少年被发现,淡定地从墙后走出,在长椅上翘起二郎腿,“什么时候发现的。”

“一开始。”骑士原紧绷的背脊微微放松,把手离开剑柄,“三皇子找我有何事?”

三皇子歪了歪头,伪劣一笑,“必须有事才能找你吗?”

“那么,没事找事的三皇子找我有什么事?”

三皇子神情像是被噎住一般难看,骑士心情顿时变好了许多。

“没事的话,恕我失陪。”

他刚转身,就听见他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让你走了吗?”

骑士回头,正好与那锐利如刀的眸子对视,少年一字一句地敲进他的心房,“你教我剑术。”

骑士一直记得那一幕——那时三皇子还很年轻,虽已会控制脸部表情,但自身的野心仍是掩盖不住,他那眼神已透露出很多,骑士不想把他摧毁于自己手中。

“等你哪天学会把杀气给我掖起来,我就教你。”

“好,”三皇子嘴角上扬,微露出小虎牙,“这可是你说的。”

“在下从不说谎。”而且我也很期待那一天。




时间如白驹过隙,少年转眼间已成了青年,身高窜得一下比骑士还要高,剑术如日增长,国王看到他的成长很是满意,觉得他已能独挡一面,有几次向骑士面前都不自觉地露出自豪感。

但在骑士眼里,他仍是一只雏鸟,只因他没有经历过战场残酷。




然而青年提议与他去北疆时,他拒绝了。

青年愣住了,他没想到骑士会拒绝他,要知道,除了国王,骑士是最依顺他的人。

“战争不是想上就上的,你以为战争只是一场游戏?”

“就因这样,你认为我不行。”青年尽管努力地一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骑士仍能听出他的不甘。

“不是行不行的问题……”

“那是什么,”青年的眼神直逼骑士,“你必须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

“…… ……”

“看啊,你连一个像样的理由都不舍得找,就这么想赶我走吗?安迷修,我已经不是那个莽撞的小孩,也不是那个稚嫩的少年。你以为我呆在皇宫里,就很安全吗?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 ……”

骑士的沉默使青年愈发烦躁,他快走到骑士身边,直接拉起骑士的衣领,“安迷修,我告诉你,我盯上的猎物没有一个能逃脱我的手掌,你也是,别以为我会轻易地放弃!”

说完吻了他,但那吻就像蝴蝶轻轻落下,带着一丝克制和一丝苦涩。骑士愣住了,青年轻轻地在他粉嫩的下唇留下自己的气味——那是淡淡的野蔷薇,等他回过神,他已把青年的嘴唇咬破,骑士不经往后退了几步,青年用拇指随意地擦掉嘴上的血迹,骑士喉咙不经发干,一股莫名的情愫涌进心海。

青年笑了笑,那笑得有点凄惨,让骑士的心不由地揪了起来,骑士张开嘴,却不知如何说。

“安迷修,”青年直逼骑士,那绛紫的眸子与骑士那翠绿色的瞳孔重合,慢慢地吐出的一句话如同给骑士定下了罪,“我不需要你那所谓的保护。”

“我以后不会找你了,永远不。”

说完青年不带一丝犹豫,转身离开骑士的住宿处。骑士在他关上门后身体直接瘫在床上——青年与往常一样平静的关上,没有像他预期料想一样重重的摔门——手捂住眼睛,不由地想到青年那苦涩的表情,眼角不由地渗出来温热的液体。



那夜晚注定不安宁,骑士一直坐在窗边,直至到天亮出征,他再也没有见到三皇子。



“三皇子好惨,”安柒吸了吸鼻子,“爹,骑士为什么不让三皇子去啊?”

“因为……骑士自己都不清楚能否凯旋,”男人眼里带着一丝酸涩,“在他心里,青年的性命早已比他自己的性命还要看重,但不是因为他是三皇子,而是因为他是他的青年。他宁愿三皇子待在皇宫,也不愿他冒这个不必要的风险。”
“嗯……”安柒努力地思考,眉头皱在一起,“好复杂……”

男人见状嘴一咧,轻轻地抓乱小孩的浅棕发,“等你长大了,你就懂了。”

“长大好远啊……”

“很快的,时间眨眼就没了。”

就像骑士还没看清少年如何成长,少年已长成青年,可以不需要保护……不,他从来不需要保护,只是他一厢情愿罢了。



到了北疆已是严寒,这里没有野蔷薇,也没有茶叶。能看到的只有白茫茫的雪和地上干涸暗红的鲜血。

到了夜晚,骑士经常会独自一人坐在火篝旁,这样,他可以远离喧嚣的环境,盯着熊熊燃烧的火焰,眼神不经一暗,那鲜艳的橘红让他不自觉地想起青年那时唇上的鲜血,眼睛愈发深邃。

骑士经常会梦到青年,重复着他离开皇宫是的情景,亦或是……青年躺在满是殷红色的地毯上,身上的血不停地往外流淌。

骑士被梦一次次惊醒,留着冷汗,他知道那仅仅是个梦,青年身手一直很好,他那噩梦缠绕着他,勒住他的喉咙,让他无法呼吸,煎熬着,痛苦着。

骑士想起曾经在一本书中看到,“爱情无药可医,唯有爱得更深。”

但是幼稚的他并不明白这句的意思,甚至去找他师傅解答,而他师傅只是单纯地笑了笑,和蔼地摸了摸他那棕发。

等你以后遇到那个你会心甘情愿保护他一生的人,你就会懂得,他师傅说道。

而他现在才明白那句话的意思——那晚相当于一位医生给自己的病人下了宣判书,但又给病人一线希望,让他希望着,悲痛着,心一直被青年抓着,对此他甘之如饴;那吻就像亚当在伊甸园吃了禁果,得了原罪,让他痛苦又兴奋,上瘾到永远无法忘记那甜果的味道。

——等我凯旋……

安迷修看着跳跃的火焰,似乎想到了什么而轻笑一声。



“最后战争呢?谁赢啦?肯定是雷国是不是?”

面对小孩每次让他说出那个小孩自己心里呼之欲出的答案,他始终耐心地摸着小孩的脑袋,用温柔地声音回答道,“对啊。”

“耶!”安柒披上红披风,不稳地站在沙发上,摆出像克拉拉·莱辛₂的动作,“同志们我们赢啦哈哈!”

“别摔了。”

“不会哒爹,”小孩随之“啪”地一声坐在沙发上,趴到男人的腿上,眼里充满了好奇,“后来呢,后来呢?”

“在他不在的时候,”安迷修撑住小孩,“先是国王驾崩,后是三皇子失踪,骑士回来发现这一切,心灰意冷,辞去了团长的职位,也失踪了。”

“没人知道骑士和三皇子去哪。”

“有传言他们早已死在街头。”

“也有传言骑士找到三皇子,然后他们隐居起来。”

“但,这些终究是传说,骑士与三皇子的结局没有人知道,但对于童话故事来讲,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

“诶~”安柒摇晃着男人的手臂,“爹,你说他们若不是骑士或者是皇子,他们还会相遇吗?”

“重点不是他们的身份,时间决定你会在生命中遇见谁,你的心决定你想要谁出现在你的生命里,而你的行为决定最后谁能留下₃。

“诶~好难懂啊……哎呦!”安柒撇了撇嘴,这时有一只手敲了他的脑袋,他捂了头,“爸,这好痛诶!”

“给你长记性,你给我去睡觉。”

“诶,这么快啊……”安柒嘴角往下垂,随之眼珠子一转,狡黠一笑,迅速地给了他爹地一个晚安吻——嘴上的,迅速跑回自己回房间,关门前对他爸一个嘲讽的笑容——简直像是他爸的笑容一模一样。

他爹表示他忍得很辛苦,跟安柒一样眸子颜色的男人啧地一声,把棕发男人当做人形沙发一样重重地靠到他身上,以表示自己的不满,但棕发男人并不在意,还调整了下姿势好让那男人靠得舒服些,看着他眼里能挤出柔情水来,“还跟儿子较劲。”

“谁叫他是我儿子。”男人懒洋洋地说道,“你不讲完这故事的真正结局。”

“你想告诉他,其实这两位主角就是他的双父吗?”

“反正到时候烦恼的人是你,又不是我。”雷狮耸了耸肩。

安迷修看到这样无赖的雷狮,坏心眼转眼间已支配自己,安迷修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牙尖,含住他橘红色的上唇轻轻吸吮着,还没等他抬头时,雷狮抢先机地撬开安迷修的双唇,让双舌肆意地缠绕着,安迷修也很乐意雷狮这么主动,在床上他们永远在战争,这样让这场性爱变得更加有趣——毕竟他们不就是过来的?

安迷修趁雷狮瞳孔涣散时把他桎梏在自己怀中,看着雷狮微喘着气,耳垂发红。一丝情绪涌入心头,他吻了吻雷狮的前额,“你是打算在这,还是回房间,my king?”

雷狮不服输地拽住安迷修的领带,让他们鼻梁相对,露出虎牙,挑衅着咬住安迷修的耳轮,“看你表现了,my knight。”

夜,还很长……

Fin.

1“人生何必曾相识,相逢何必曾相识”:三毛
2克拉拉·莱辛:自由引导人民的举旗的姑娘。
3“时间决定你会在生命中遇见谁,你的心决定你想要谁出现在你的生命里,而你的行为决定最后谁能留下。”是瓦尔登湖的片段





Some talks:

介于最近还是寒假,偷偷码子……「真是我爱学习,但又背叛学习´_>`,真是坏孩子啊我……」

又在某人给鼓(Wei)励(Bi)下,终于把这篇给写出来了……

这次想试试写皇子与骑士paro,好喜欢雷狮与安哥俩人针锋相对,雷狮才不是那种任人摆布的「什么鬼」,安哥实在太帅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24)

© 酥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