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饼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
爱写一些零碎的小段子

【安雷】心

考完啦!!!!!开森!!!!!
考完就兴致冲冲地把之前的脑洞写了出来(๑Ő௰Ő๑)


背景:


Ai是家家户户必配产品之一,Ai遵守阿西莫夫的三大定律,但由于Ai大战,政府决定不再生产智能Ai。

Ai的构造与人基本相似,也需要睡眠、进食,唯一不同他们的动力源是芯片。














Ready?













Go!!













1


我真希望我是个真实的人。——Ai

“今天气温19摄氏度,湿度百分之五十……”桌上的迷你ai正机械地播报今早天气。

清晨的天空仍泛白,太阳似乎也是因为天气太冷想赖个床,就放任雪在空中玩捉迷藏,一会出现一会与天空融为一体,柔弱的晨光顺着雪的足迹从窗户进来,沐浴在雷狮身上。


他转着扳手,翘着二郎腿却能保持着平衡使自己不会从半歪的椅子上摔下去,双眼紧盯着桌面上乱铺着的图纸,脚无意识地打着节拍。重复几秒后,他忽然往前一扑,抓起笔,在纸上大肆修改草图。


等他露出满意的笑容时黄昏已降临,天空已被鲜血染红。
一阵有序地敲门声响起,雷狮随意地往后一靠,“进来。”一个小脑从门里冒出,她手里拿着热气腾腾的饭盒,“狮哥我放哪?”


雷狮伸了个懒腰,“除零件以外的地方。”


“……你确定?”女孩看了一眼满地凌乱的零件与工具,果断选择卖萌地眨了眨她那浅紫色的眼眸,“狮哥你就不能理一下嘛。”


雷狮戏谑道,“那你为何自个腾出地方,就像上次一样。”


“我怎么腾得出来啊……”女孩瘪了瘪嘴,声音变弱了许多,“而且上次是意外,我怎么知道那堆零件会塌下来……”


“你也知道啊,我、的、蠢、妹、妹。”


话音刚落,后面传来一阵龇牙的声响,雷狮嘴角上扬。


“行了行了,”雷狮推开凳子,“你上去,我现在就吃。”


“今天不赶了?”


“还不是以免我的傻妹妹又把汤汁洒在我贵重的零件上。”


回应他的是女孩软弱的拳头以及一些零件,雷狮身子微微一侧,用手撑着扶手往上一跳,稳稳地落在楼梯上,手插在口袋里,愉悦地看着女孩“气得要跳起来”的样子,丢下“快点上来”就自顾自地往上走。


“狮哥……”女孩趴在餐桌上,腿随意地在椅子上甩着,马尾随着她的脑袋摇来摇去,开始重复每天都要唠叨的话题,“你为什么不做个会做家务的ai啊……”


女孩以为雷狮又会找“太麻烦”“无聊”“一点没有挑战性”什么的理由随意塞给她,让她天天两头跑,害得她还要给当二哥的“间谍”,想起她就鼓起腮。


“最近在设计了,明天就制造……”


雷狮还没说完,女孩立马挺起身子站了起来,用力地拍着桌子,凳子险些因她那剧烈的动作而摔在地上,她瞪大了眼睛,嘴巴都可以塞下一个大包子,“诶诶诶!!!你以前不是不屑于做这些吗!”


雷狮仍不紧不慢地咀嚼着,不动作声地用光端拍了一张照片,面无表情地收起它,“因为你每天‘无意’地把二哥那边带过来的照片放在那么明显的地方,我要怀疑你是不是跟我是同一战线的,话说你这样的行为,可是有损你‘淑女’形象。”


女孩摆了摆手,“反正大哥看不到。”


雷狮闻后,随手拿起桌上黑白相间的茶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告诉她一件‘惊人’的事,“我发给大哥了。”


“什么!!!!!!!”


雷狮看她抓狂的样子,坏坏地笑道,“骗你的。”


“狮哥……”女孩恼怒地瞪着雷狮,若眼神能实体化,那么雷狮早已成筛子了。


雷狮无视女孩的表情,喝着他的黑咖啡,拿起桌上最新的报纸,用手抖了抖报纸,使它立起来。报纸上写着政府最新公布:销毁所有智能Ai。雷狮看到这规定嗤笑一声。

女孩也看到了那醒目的标题,她叹了口气,“可惜啊……我还想让狮哥给我造个帅气的Ai帮我逃过相亲呢。”女孩眼睛亮了起来,“先不跟你计较这个事,狮哥你怎么突然有这个想法啊?以前不是嫌弃Ai啊?不怕被查封啊?”


“想造就造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给我封好自己的嘴。”雷狮说完之后继续缄默不言。


女孩忽视雷狮的警告一个劲地问他,但不管女孩怎么旁击侧敲,雷狮都“仿佛”视女孩为空气,没有听见这叽喳的声响,不紧不慢地喝着黑咖啡。


但是,他还是实在受不了女孩,因为她实在太话痨了。

雷狮放下杯子,伪劣一笑。话还没说出口,女孩仿佛后面有冲天炮,“嗖”地一声跑了出去,出去前丢下“吃完后收起来放在邮箱里”的话语,随后门无辜地被女孩用来表示对雷狮的不满。


雷狮对此只是耸了耸肩,随便地把饭盒收起来扔进邮箱——他每次都是这样女孩跟他说了他也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使女孩最终无奈地“举起白旗”。

他把“不在家”的牌子随手扔到钉子上,为了防止“别人”进入,他把门用光端锁起来。


“那么……”雷狮伸了一个懒腰,巡视他自己的地盘,嘴角勾起,“开始开工吧。”


夜幕降临,星光照亮整个空间,更加使这空间的杂乱印入人的视线。


仅仅一个下午,雷狮把女孩的成果化为乌有。


女孩如果看到了必定先跳起来说教雷狮,雷狮必定一边耳朵进一边耳朵出。

雷狮似乎对杂乱无章的空间没有任何感觉,眼睛一直盯着电路,瞳孔里闪烁着星光,叼着细小又长的螺丝刀,手灵活地在复杂的导线中穿梭。


等月亮升到最上空时,雷狮打了个哈欠,跨到落地窗旁盘腿坐下,在一堆零件中拿出光端,敲下最后一串代码。

“滴……滴……滴……”

“编号00000……制造者……雷狮……其他信息……自动生成……生成完成……”

随着“滴”的一声,Ai慢慢地睁开他的眼睛,那双墨绿色的眼睛在月光下微微地闪耀着。他优雅地行了一个骑士礼,微仰头,朝雷狮儒雅一笑,青白色的月光的碎片撒在他的身上,让人感觉一位纸张泛着黄的书中走出来的中世纪的骑士一样。

“机械师您好,在下叫安迷修,最好的话,请称在下为,最后的骑士。”






Tbc.

评论
热度(6)

© 酥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