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饼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
爱写一些零碎的小段子

【安雷】心


2


这样的话,我就可以看到你时可以尽情向你表达。——Ai



“…… ……”

雷狮揉了揉眼睛,仔细地看了又看。

肯定是最近熬夜太多了,出现幻觉了,怎么会生成怎么傻得性格。


然而…… ……


“机械师?雷狮先生?”安迷修歪了歪头,在他眼前挥了挥手,“请问需要在下做什么?”

“…… ……”雷狮有点头痛,又看了看四周——方圆十里没有一点地方让他移动,他变得更加烦躁起来。

“随便打扫一下房间,”雷狮想了想,又补充道,“而且要把这些零件分类,放在那个架子上。”

“是银色的架子?”

“对,”雷狮打量着自己刚造好的Ai,由于他并没有给安迷修套一件衣服,“心”露在外面,这样的显得突兀,他轻皱了下眉头,“你先自己去找一件衣服先套一下。”

“额……哪里可以取?”

“你傻啊,当然去衣柜取啊。”

“…… ……”安迷修左看看右看看,一脸无奈地看向雷狮,“机械师,你确定这里有衣柜?”

作为工作室,这里除了零件、图纸,就只剩下工具和光端,并且杂乱着躺在地上。

“啧,”雷狮脱下自己的外套,扔到安迷修的头上,“你先套这件。”

“谢谢。”安迷修套上后发现衣服似乎对他来说太大了,几乎整个人要掉进去,安迷修不得不把袖子挽起来以便打扫方便,“那个还有什么要说明的吗?”

“不要再我面前称自己是什么骑士,很傻。”

雷狮看到他张开了嘴,“不要在这方面反驳,这是命令。”

安迷修听到“命令”俩字,默默地把那些刚要脱出口的话又吞了回去,“知道了,机械师。”

“叫我主人。”

“……”这次安迷修理也不理他,直接转身去打扫。


雷狮支着脑袋,盯着安迷修的背影——在皎洁的月光下,安迷修的背影显得修长而优美,身影在亮与暗的界限中变得模糊不清,感觉黑暗逐渐笼罩在其身。


“Ai咳咳……”

雷狮还没讲出下一句,就被安迷修扫出的灰尘呛了一口。

“请叫在下为安迷修。”

还挺有性格的。雷狮直接拿走安迷修刚泡好的黑咖啡,抿了口,“手艺还不赖嘛。”

“谢谢,这些都是归功于您设计的程序。”

雷狮皱了皱眉,“不要开口闭口都是程序。”

“可是……”

“没有可是,我去睡觉,不许来我房间。”

雷狮说完转过身走上楼,不给安迷修有反驳的机会。

安迷修盯着雷狮的背影,直至雷狮进入在门他才收回视线,看了看这才这杂乱的房间,叹了口气,认命地开始干活。


“哈~”

雷狮伸了个懒腰,眼角因哈欠挤出了几滴水,他灯都懒得开,直接扑到床上就立马与姜太公钓鱼去了。


“呼,终于好了,”安迷修擦了擦“汗”,看了看架子上整齐的物品,嘴角勾起,“果然这样看起来最舒服,嗯,完美。”

安迷修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老式”机械钟——那是雷狮自己在老式械钟的基础上改造的——5点34分,还挺早点的。安迷修苦恼地思考了一下,决定去找雷狮。


“吱呀”

安迷修轻微推开门——事先已把外面的灯关了——他轻声地叫了雷狮一声,那声音仿佛打在棉花的感觉,柔柔的、软软的。音一落,房内又静寂,安迷修等了一会儿,见雷狮好像睡得很沉,便壮着胆子走了进去,进来时不忘把门轻轻关上。


安迷修轻坐在床边使床没有太大幅度的变形,这是他从睁眼开始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雷狮,虽说也没有很久,但他内心就是有一股冲动——靠近他,这冲动就像急湍的流水,一发不可收拾。


夜光从窗里照了进来,像是为了给安迷修一盏点着微光的油灯,让他能仔细地看着雷狮。

雷狮的眼袋隐隐约约地被时间染上靛青色,他蜷缩着身子,手放在胸前,嘴微微张着。

在安迷修看来,他像是在祈祷——若是雷狮知道他这时的想法,必定会冷热嘲讽一番。

——也像熟睡的婴儿一样,很可爱。安迷修被自己的想法下了一跳,他轻轻晃了晃脑袋。

安迷修望着雷狮,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眼里带着别样的情绪,等他回过神,他已抚摸一下雷狮的脸颊——从第一眼见到他时就想摸一下了。跟他想象中的一样,很暖,脸上没有婴儿肥,可以很清晰地摸到他皮肤下的颧骨。

雷狮似乎因为感受一丝冰凉而微微地睁开眼皮,安迷修吓得立马收回手,连忙轻语,“没事,睡吧。”

随后他看到雷狮嘴巴微微动了动,翻了身,躺成一个“大”字后一动不动。

他吁了一口气,想起对自己刚才的行为傻傻地笑了笑,起身把被子盖在雷狮身上。


还是去干点事吧。安迷修伸了个懒腰,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防止他一点动作就会把雷狮给吵醒,临走时他忍不住再看一眼熟睡的雷狮,嘴角勾起低语道,


“Have a nice dream,my machinist.”


随着安迷修把门轻轻地关紧,屋内又重获黑暗,雷狮睁开他那绛紫的眸子,借着微弱的星光看了看身上的被子,露出一个浅笑,


“笨蛋。”


Tbc.



评论
热度(7)

© 酥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