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饼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
爱写一些零碎的小段子

【安雷】心



3

但是我没有心,只有冰冷的芯片。——Ai


等雷狮醒来,天已泛白。房间里暖烘烘的,使窗子上染上淡淡的白雾,桌上放着了一杯冒着白气的黑咖啡。应该是没放多久,他一边想着一边抿了一口,那咖啡的温度是正好让人感觉咖啡的味道在自己嘴里化开。


看来他“猜”到我几点起来啊。雷狮嘴角微微上扬,他愉悦地伸了个懒腰,随意地把被子掀起堆在一旁,拿起外套下楼。


“机械师早好,睡得怎样?”

安迷修挽着袖子——这件衣服是他从雷狮衣间里好不容易找到一件他自己觉得适合自己的衣服,雷狮自己都记得自己何时买了白衬衫。


但比起纠结这件衣服什么时候买过来之前——

“安迷修给我改掉这种称呼,这称呼太傻了,也亏你叫的出来。”

安迷修瘪了瘪嘴——他隐隐地感觉跟雷狮争辩没有什么好后果,更何况他没有给他自己任何机会与他争论,“那,雷狮先生您打算吃什么。”

“……”

……算了。雷狮摸了摸下颚,“给我煎蛋和烤面包,其他随便。”


“好的在下明白了。雷狮先生请先去洗漱,等您出来在下就好、诶呦。”


雷狮那手轻敲安迷修的脑袋,“不要用敬辞。”


“哦……”


安迷修打开灶台上的火让平底锅在上面预热,转身打开冰箱拿出一些食材——他趁雷狮睡觉时匆匆去买了——随手挑出两片吐司放入烤面包机按下按钮,右手放在锅上方,待手上感觉到微热时把一小方块黄油扔了进去,黄油在锅内发出“滋滋”的声响,左手鸡蛋轻轻在锅边一磕,一掀,蛋黄和蛋清顺着缝“咕噜”地滑进锅里,在蛋黄在黄油里游动。


等雷狮从热气腾腾的浴室里出来时,安迷修已轻放装着面包和煎蛋的盘子在桌上,使其不发出任何声响。


放完碗盘安迷修随意瞄了一眼雷狮,眼神便从雷狮身上撕不下来了。

雷狮随意地把毛巾挂在脖子上,水滴顺着颈部往下流,身上黑色的紧身背心坚守自己的职责——紧贴着像深沟的脊椎,腹肌明显地勾勒着。

转动的齿轮卡了一下,那一瞬间快到安迷修感觉那仿佛是他的错觉。安迷修喉结动了动,口舌干燥,雷狮看过来时立马低下头,雷狮玩味一笑,“怎么,被我给迷住了?”

“…… ……”果然是错觉!


雷狮“似乎”没看见安迷修咬牙切齿地走到桌旁,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蛋黄汁像果浆一样喷进口腔,流入面包的缝隙中。
还别说,这家伙还是有一手的。雷狮慢慢地咀嚼着。


扫完桌上的食物,雷狮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你整理一下吧,等会我们出去,我给你买一些东西。”

“好的。”安迷修起身把桌上的盘碗端回厨房,认真地把一个个碗碟整齐地放入洗碗机。

雷狮托着腮子,边咀嚼边盯着安迷修的背影,在安迷修转身前恰好地转移视线,抓起桌上一物品往安迷修一扔。安迷修感觉有东西飞过来,身子一绷,手向前一伸——是钥匙。


“别愣了,赶快过来给我开车。”雷狮懒懒地招他过来。

“哦好。”安迷修抓紧钥匙,小跑跟上雷狮。


安迷修把钥匙插入车内,“去哪?”

“xx。”

“好的。”

雷狮盯着安迷修,那只修长纤细的手灵活地打着方向盘,使车在路上没有一丝震动,熟练的操作仿佛这是与生就会的本领。

雷狮嘴角勾起,心里赞叹,不愧是我设计出来的。

盯着盯着,睡虫不知何时又爬上来,雷狮与眼皮做斗争。

待安迷修等红灯偷瞄雷狮时,雷狮的脑袋已耷拉下来,他眉宇间的英气不减反增,安迷修感觉一股暖流涌入心头,使身体内齿轮转得特别快。

“偷瞄够了吗?笨蛋骑士。”

雷狮的眼角微微露出眸子,安迷修看到雷狮那狡黠的表情脸顿时张红。雷狮看到这样的安迷修索性不睡了,身子倾过去,在安迷修耳边轻语道,“你就这么喜欢看我吗?”

“……好好坐。”

“那你先回答我问题。”

“……”

“耳朵都红啊。”

“……”

“你说啊。”

雷狮嘴里飘出的热气抚摸着安迷修的脖颈,安迷修感觉自己会被这热气给灼烧,“安分点,雷狮。”

“我不安分又能怎样,嗯?”雷狮看到安迷修快要恼羞成怒时,愈发愈烈,“你说啊。”

安迷修用行动告诉他——急刹车,雷狮差点撞到车前,恼怒道,“你发什么……”

雷狮还没说完,安迷修直接把雷狮困在椅子上,用安全带把他定在位子上,并且完全锁住。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安迷修愉悦地哼着歌,行驶着,雷狮错愕地表情让他内心更加得意。

雷狮本还想报复回去,但看到安迷修的笑容,嘴角无意识地温柔许多。

算了,让他弄去吧。雷狮头微仰着,许久后,他又重新进入梦乡。


Tbc.


剧情写着写着脱离一开始的大纲,我觉得我要停更一下了……所以这周端午节估计是更不了了……心累



评论
热度(8)

© 酥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