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酥舟
爱写一些零碎小段子
写文宗旨——快乐就好~
佛系文手
近期回炉重造ing

 
 

【雷安】 what did you dream about?05

机械师xAi 沙雕

这文属于过渡篇(即转型)

文章中会有一些“莫名”的转换



5

 


即使这样,我终究还是不能算得上人吧。——Ai


 

云朵漫游着,有少许光线从云缝中洒落在地上。这么好的天气不在家里太不合算了,雷狮盯着天空突然想到。


因此他跟随自己所想——让安迷修搬出懒人椅,安迷修一开始也有抗议过,但被雷狮“不让你搬让谁搬”这理直气壮地发言给打败。安迷修叹了口气,无言地转过身把懒人椅搬出,“你满意了吧。”


“你再叫一声‘大爷‘给我听听。”


回应他的是安迷修反手一个的枕头,雷狮接住他顺势放在椅背,“还特意送给我一个枕头还靠,这么贴心啊。”


安迷修气得往厨房方向走去——去准备午餐。


真舒服啊。雷狮眯起眼愉悦地想到。


 

雷狮本以为这种好心情会伴随到下一次调戏安迷修。


在他快要起来打算去搞破坏时,一个怒不可遏的声响起,“雷狮!!”


“干嘛。”雷狮又坐下来,老大爷的姿势对着面前的男子:他身穿西装,头发紧紧地贴在他额头上,显然是开完正式会议急忙过来。


男子把刚才又上来的气硬生生又憋回去,咬牙切齿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TMD又给我提前走了。”


“有吗?我自己都没有印象。”


“别跟我装傻,后天妈要回来,而且是她生日庆,你不能缺席。”男子指着雷狮的鼻梁,全然不顾自己形象,“听到没有!”


“笨蛋骑士做好没有……”


“听到没有!回答我!”


雷狮起身往厨房里走,“安迷修你……”


男子被雷狮这无视的态度被气得话都说不完整,“你!你!!”


“这位男士,我家先生到时自然会现身,请不必生气。”


面对安迷修时,男子立马拾起绅士风范,对安迷修微微一笑,“那就麻烦你把这个麻烦带到现场。”


“请放心,在下做事很谨慎。”


“有安先生这一句话,我就放心了。”男子带上帽子,“那我就不多留了,再见。”


安迷修做出职业笑容,“嗯,不送。”


雷狮在后面悠悠地接一句,“别再过来。”


“哼,我也不想来这破地方。”男子说完转身往外走。


 

安迷修盯着男士出去直至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他那紧绷的背脊才许放松,顺势给雷狮一个刀眼。


雷狮当作没看见淡定地吃起菜,安迷修对此无奈地叹了口气,坐在雷狮对面,“你就不能给你大哥一个面子吗,好歹他之前他帮了一个大忙。”


雷狮对此嗤之以鼻——当时雷狮跟别人发生口角,结果恶人先告状,俩人随之厮打,被巡警给逮到,大哥特意推延会议把他捞了出来,但雷狮对此并没有任何感觉,反而觉得他这样做是多余的——他挥了挥那只拿着筷子的手,“别说了,话说你今天怎么站在他那边啊?”


安迷修认真地注视着雷狮那绛紫色的眸子,仿佛想从他瞳孔中看出什么,“我只站在对的一方。”


“那我告诉你——我永远是正确的。”


“Ai也会放错,何况你?没有一个人会一直正确下去。”


“笑话。”雷狮不屑地嘲笑一番他的“证词”。


“我认为这不是什么笑话。我认真的。”


“那我也认真地告诉你,”雷狮推开椅子,拽住安迷修地领带把他拉到自己身前,雷狮的眸子笑意消失,带着一丝犀利,“在我面前什么正确都是歪理,而我所说的就是正理。”


面对这样的情况,安迷修也不甘示弱直视回去,俩人对视许久,雷狮率先松开,然后沉默地走了出去,留下安迷修一人在这阔大的房子里。


安迷修看着桌上未吃完的菜,胡乱地抓着发,眼神里带着一丝懊悔,“怎么办……”

 


外面不知何时乌云密布,雷狮把手插在兜里,漫无目的地穿梭在大街小巷中,看着吆喝的小贩,看到欢乐的小孩,瞥到带着喜悦笑容的人们……注视这喧嚣的街道,雷狮恍然发现自己很久没有一个人漫步了。


上次漫步大约是三个月前吧。雷狮不经意地想道。


正当他想着,偶然发现在街道的角落里有一副少许生锈的机械臂——是有点有年代的。


他被这个不明出处的机械吸引住了。


雷狮拿起破旧的机械臂,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让机械臂摆弄摆弄出各种姿势。


由于一直专注于观察角落被人遗弃的机械设施,以至于没发现逐渐下起的雨,甚至没有发现何时不再有水滴落入他的眼睑上,可耳边的雨声却从未消失过。


过了许久,他才反应过来地猛地往上抬头,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中地看到安迷修撑着一把大伞。他身上的衣服早已喝足了雨水,嘴仍有微微喘气地迹象——他的生体机制早被雷狮调成与成人一致——反之雷狮身上除了肩部有一些雨渍,其他仍干燥着。


雷狮低下头,看到他那双当时他们一起买的布鞋和安迷修那时一眼相中的军裤脚沾满了泥巴,泥巴已干在裤脚上。


安迷修尽量不让自己内心的怒火染上自己的声音:“你研究完了吧。”


雷狮听出他的弦外之音,淡定地起身轻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回家吧。”


“……嗯。”


雷狮听到安迷修那憋屈的声音,顿时把之前的事情统统忘得一干二净,“进家之前你要把你这双鞋子扔掉啊。”


“败家子。”


“你能奈我何。”


“……”


雷狮不瞥一眼都知道他那副“秀才遇到兵”时的表情,他心里不经嘲笑安迷修,而他不知自己的嘴角有勾起几分。


 

门一开,雷狮立马把湿漉漉的棕色英靴甩到地上,把湿漉漉的袜子丢到地板上,赤脚奔跑到工作室。


对此安迷修只是无奈地摆放好靴子,把袜子捡起放到衣服篮中,顺手自己袜子也扔进去,穿进小马鞋,之后拿起放在他妥协胖的上面画着闪电的拖鞋走到雷狮身旁,又去厨房间泡了一杯热咖啡——雷狮喜欢在工作时喝。


他轻悄悄地走到雷狮身旁,把鞋子放在他脚下,冒着热气的马克杯放在桌上。做完这一切,安迷修觉得还差了什么,盯着他因雨水而垂下的发丝许久,随之出去拿了一个长板(把头发弄干的),在雷狮头上轻轻来回摩擦——这一切动作雷狮毫不知情,即使他察觉到了,他也会摆出理所应当的面容享受安迷修给他的服务。


做完这一切,安迷修在马克杯上挂了一个小马,然后心满意足地走了出去,顺势把门轻轻关上。


 

雷狮画完最后一笔后,解脱地伸了个懒腰,这时才发现房间多出的东西,他抿了一小口——温度刚刚好,拇指无意识地碰到小马,小马发出童真地声音,传达给雷狮记得“早点休息”和“赶快去洗澡防止感冒”的消息。


雷狮一脸复杂地看这小马——安迷修亲自挑选的彩虹小马,他至今还对安迷修的审美感抱着严重的怀疑态度。


忽然雷狮似乎想到什么,悄无声息地走到门前,猛地推开门,与安迷修直接对视,安迷修眼神带着慌张和无措,似乎在编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雷狮斜靠在门上,微低着头看着安迷修,等待他给自己的解释。


等到雷狮快要失去耐心时,安迷修蹦出几个词,“早、早点睡觉,你还要参加母亲的宴会。”


雷狮好笑地看着安迷修,顺便 “好心”地提醒他,“那是后天。”


“那你是去吗?”


“那你先回答我,你为什么还在这。”


“等、等你把马克杯喝完然后洗掉,”安迷修似乎自己也很赞同自己的理由,因此使劲地点着头,“就是这样。”


“我们家的是自动的。”


“额……”


雷狮俯下身,带着咖啡的呼气挑拨着安迷修的神经,“不说?嗯?”


“我、我在等你……”


“为什么?”


安迷修嘀咕着,然后转身上楼,“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否还活着。”


“就是这样?”


“对。”


“哦~我还以为某个家伙在这里等着我,是还想继续劝我去。”


“……我不能为你做出选择。”


雷狮看到萎了吧唧的安迷修,忽然觉得参加一次也并不是什么坏事,“我去。”


安迷修惊讶道:“真的?!那真的太好了,我现在去做些准备,要先定个计划……”



雷狮面无表情地看着安迷修自言自语,额头上的青筋不知何时已悄然蹦起。


好吵。雷狮内心想道。


雷狮本着眼不见为净的态度,打了个哈欠,“我去洗澡。”


“在下已为你准备好洗澡水了。”安迷修看着雷狮那慵懒的神情,喉咙不经发紧。


下意识用发丝挡住自己的眸子,使人看不到他的眼神。


等雷狮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后,他不经松了口气,脑子一直播放着雷狮透过衬衫的精瘦的身躯,心率不经快了几分。


也许是我的芯片出问题了吧。安迷修慌张地检测了下芯片。


而检测结果更是让安迷修变得不知所措。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安迷修像是面对缠绕无章的线,无法找到它的源头。


……算了,还是不想了。


安迷修盯着拐角处顷刻后,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tbc.


评论
热度(11)

© 好饿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