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酥舟
爱写一些零碎小段子
写文宗旨——快乐就好~
佛系文手
近期回炉重造ing

 
 

【雷安】What did you dream about? 02

机械师xAi 沙雕

这文属于过渡篇(即转型)

文章中会有一些“莫名”的转换

深夜弄完打错tag了,抱歉…………



2

 

这样的话,我就可以看到你时可以尽情向你表达。——Ai

 

 

等雷狮醒来,天已泛白。房间里暖烘烘的,使窗子上染上淡淡的白雾,桌上放着了一杯冒着白气的黑咖啡。应该是没放多久,他一边想着一边抿了一口,那咖啡的温度是正好让人感觉咖啡的味道在自己嘴里化开。


看来他“猜”到我几点起来啊。雷狮嘴角微微上扬,他愉悦地伸了个懒腰,随意地把被子掀起堆在一旁,拿起外套下楼。


 

“机械师早好,睡得怎样?”


安迷修挽着袖子——这件衣服是他从雷狮衣间里好不容易找到一件他自己觉得适合自己的衣服,雷狮自己都记得自己何时买了白衬衫。

 


但比起纠结这件衣服什么时候买过来之前——


“安迷修给我改掉这种称呼,这称呼太傻了,也亏你叫的出来。”


安迷修瘪了瘪嘴——他隐隐地感觉跟雷狮争辩没有什么好后果,更何况他没有给他自己任何机会与他争论,“那,雷狮先生您打算吃什么。”


“……”


……算了。雷狮摸了摸下颚,“给我煎蛋和烤面包,其他随便。”


“好的在下明白了。雷狮先生请先去洗漱,等您出来在下就好、诶呦。”


雷狮那手轻敲安迷修的脑袋,“不要用敬辞。”


“哦……”


 

安迷修打开灶台上的火让平底锅在上面预热,转身打开冰箱拿出一些食材——他趁雷狮睡觉时匆匆去买了——随手挑出两片吐司放入烤面包机按下按钮,右手放在锅上方,待手上感觉到微热时把一小方块黄油扔了进去,黄油在锅内发出“滋滋”的声响,左手鸡蛋轻轻在锅边一磕,一掀,蛋黄和蛋清顺着缝“咕噜”地滑进锅里,在蛋黄在黄油里游动。


 

等雷狮从热气腾腾的浴室里出来时,安迷修已轻放装着面包和煎蛋的盘子在桌上,使其不发出任何声响。


 

放完碗盘安迷修随意瞄了一眼雷狮,眼神便从雷狮身上撕不下来了。


雷狮随意地把毛巾挂在脖子上,水滴顺着颈部往下流,身上黑色的紧身背心坚守自己的职责——紧贴着像深沟的脊椎,腹肌明显地勾勒着。


转动的齿轮卡了一下,那一瞬间快到安迷修感觉那仿佛是他的错觉。安迷修喉结动了动,口舌干燥,雷狮看过来时立马低下头,雷狮玩味一笑,“怎么,被我给迷住了?”


“…… ……”果然是错觉!

 


雷狮“似乎”没看见安迷修咬牙切齿地走到桌旁,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蛋黄汁像果浆一样喷进口腔,流入面包的缝隙中。


还别说,这家伙还是有一手的。雷狮慢慢地咀嚼着。

 


扫完桌上的食物,雷狮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你整理一下吧,等会我们出去,我给你买一些东西。”


“好的。”安迷修起身把桌上的盘碗端回厨房,认真地把一个个碗碟整齐地放入洗碗机。


雷狮托着腮子,边咀嚼边盯着安迷修的背影,在安迷修转身前恰好地转移视线,抓起桌上一物品往安迷修一扔。安迷修感觉有东西飞过来,身子一绷,手向前一伸——是钥匙。

 


“别愣了,赶快过来给我开车。”雷狮懒懒地招他过来。


“哦好。”安迷修抓紧钥匙,小跑跟上雷狮。


 

安迷修把钥匙插入车内,“去哪?”


“xx。”


“好的。”


雷狮盯着安迷修,那只修长纤细的手灵活地打着方向盘,使车在路上没有一丝震动,熟练的操作仿佛这是与生就会的本领。


雷狮嘴角勾起,心里赞叹,不愧是我设计出来的。


盯着盯着,睡虫不知何时又爬上来,雷狮与眼皮做斗争。


待安迷修等红灯偷瞄雷狮时,雷狮的脑袋已耷拉下来,他眉宇间的英气不减反增,安迷修感觉一股暖流涌入心头,使身体内齿轮转得特别快。


“偷瞄够了吗?笨蛋骑士。”


雷狮的眼角微微露出眸子,安迷修看到雷狮那狡黠的表情脸顿时张红。雷狮看到这样的安迷修索性不睡了,身子倾过去,在安迷修耳边轻语道,“你就这么喜欢看我吗?”


“……好好坐。”


“那你先回答我问题。”


“……”


“耳朵都红啊。”


“……”


“你说啊。”


雷狮嘴里飘出的热气抚摸着安迷修的脖颈,安迷修感觉自己会被这热气给灼烧,“安分点,雷狮。”


“我不安分又能怎样,嗯?”雷狮看到安迷修快要恼羞成怒时,愈发愈烈,“你说啊。”


安迷修用行动告诉他——急刹车,雷狮差点撞到车前,恼怒道,“你发什么……”


雷狮还没说完,安迷修直接用安全带把他定在位子上,并且完全锁住。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安迷修愉悦地哼着歌,行驶着,雷狮错愕地表情让他内心更加得意。雷狮本还想报复回去,但看到安迷修的笑容,嘴角无意识勾了几分。


算了,让他弄去吧。雷狮头微仰着头,许久后,他又重新进入梦乡。


 

 

到了商场的地下室,雷狮在开门前再三强调“说话不要太奇怪”“没有我的允许,不能接触别人”,得到安迷修的再三保证才下车。


 

安迷修好奇地看着商场,当然他没有傻到东张西望,要不然雷狮真像在他颈部栓一个狗链来限制他行动。

 


“别看了跟紧。”


“哦,好。”

 


“…… ……”安迷修看了看那商标,即使他揉了揉眼睛商标上的价格也不会下降,他吞了吞口水,“……必须是这家吗。”


雷狮挑了眉梢,“怎么了,有意见?”


“……不……”有了你也不会让我说……


雷狮也不管安迷修什么意愿,哼着小调挑着衣服,安迷修内心叹了口气,无怨地那着他递过来的衣服。


“好了,”雷狮心满意足地看了看自己的成果,“你去试试。”


“诶?!不是你给你自己买衣服吗??”


“我什么时候说给我买?”雷狮二话不说直接把安迷修推进试衣间拉起帘子,“快给我试试。”


安迷修进来对着镜子一脸懵,随后反应过来试。


 

雷狮无聊地刷着光端,听到帘子拉开的声响时收起光端,安迷修穿着v字领的黑色毛衣,使他的皮肤显得更白,下身穿着破洞裤,让他的气质里多了一份张狂,如果说安迷修的表情不是那么拘谨的话。


雷狮吹了一下口哨,“果然收拾了一下就顺眼多了。”


安迷修一脸慌张,“太、太暴露了吧。”


“没有,”雷狮拿出一件更暴露的衣服,狡黠的笑容暴露他的目的,“你再试试别的,快点。”


“……”


 

最后雷狮敲定了几件衣服,给安迷修卡,让他去买单自己坐在店里等他回来。


“那个……你们是情侣?”售货员红着脸地问雷狮,似乎是鼓起很大的勇气。


“不,”雷狮看着安迷修忙里忙外,嘴角一翘,“是主仆。”


 

安迷修买完单后,把小票给了满脸通红(?)的售货员。


出了店在雷狮耳边悄悄地问,“为什么那小姐脸这么红,是发烧了吗?”


雷狮向安迷修那方向撇头,安迷修的嘴唇轻轻擦过雷狮的耳轮。安迷修愣了一下,雷狮似乎没有感受到,满不在乎地回答道,“是的。”


“哦……”


 

“那个,雷狮,在下想要去买围裙。”


“那去买。”


“这个行不?”


“…… ”雷狮抑制自己想翻白眼的欲望,“笨蛋骑士,你干嘛选什么不好,偏偏选这么幼稚的围裙。”


“是吗?在下觉得上面的小马挺好看的。”


——根本没有好吧!雷狮再次怀疑自己设计是否出了问题,为什么这家伙的品味这么差?!


最终,他们各退一步,买了一件有小马图案的围裙和一套印有海盗标志的餐具。


 

“再去一下蔬菜区吧。”


“我随意。”


安迷修认真地挑蔬菜时,雷狮觉得太无聊了,拿出光端刷关卡去——这关卡早被他通关了——安迷修挑选完见雷狮玩得正嗨,决定自己独自去称,称完再找他。


 

他转身去不远处的称量台,看到那衡量台前有俩小伙子,一个戴着白色鸭舌帽的活泼金发小伙正兴奋地对他伙伴讲述今天所遇到好玩的事,他伙伴面无表情地听着,右手抱着大白菜,他的发色是灰银,他本人似乎放弃地让头发张扬挺立着,头戴黑白发带,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他似乎对小伙的话一边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对小伙漠不关心。


小伙讲着讲着,忽然被人不小心地撞了一下,眼看要摔倒,那银发男子用左手撑住他的腰,吐出俩字,金发小伙笑得很纯粹,回了句,知道啦。银发男子扶正小伙后,仍以左手放着小伙腰上的姿势听着,小伙也没有感觉不对劲,仍起劲地讲着。

 


安迷修看了整过程,转过头看向雷狮,想起刚才他轻擦雷狮耳轮的画面,耳朵不由得发烫起来,他觉得自己应该出毛病了。


雷狮似乎感受到他的视线,抬头与他正好对视,安迷修感觉自己的“心”漏了一拍。


“啧,”雷狮看着发愣的安迷修,不耐烦道,“看什么,快点弄完,我还等着回家。”


……刚才肯定的错觉!安迷修气愤地转身离开。


 

雷狮复杂地看着安迷修的背影,刚才他肯定没有看错,安迷修那像琥珀一样的眼睛里,带着一丝温情,就像……算了,这说明自己成功了,但是……雷狮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思绪不由得发散出去,如果█ █ █在,█ █ █肯定会笑着说……



是谁……你是谁……?


 

“……雷狮!雷狮!!”


雷狮眼前又重新变亮,看到安迷修一脸焦虑,“干嘛一惊一乍。”说完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沙哑。


“在下刚才叫你很多次你都没应。”安迷修递给他一个纸杯。雷狮接过来润了润嗓子,“谁给你的。”


“一对好心小伙。怎么样?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刚才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再也睁不开眼了……


安迷修讲不下去,把雷狮抱得更紧了。


雷狮这次没有阻止他的动作,轻拍他的头,轻淡地代过刚才所发生的事,“买好了?”


“嗯。”


“那回家吧。”


“嗯。”



tbc.



评论(7)
热度(8)

© 好饿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