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舟
爱写一些零碎小段子
写文宗旨——快乐就好~
近期回炉重造ing

【雷安】 What did you dream about? 03

机械师xAi 沙雕

这文属于过渡篇(即转型)

文章中会有一些“莫名”的转换




3

 


但是我没有心,只有冰冷的芯片。——Ai


 

雷狮以“傻子才会因小事去医院”为理由坚持不去医院,安迷修只好趁雷狮走神时悄悄地检查他的身体,发现没有任何问题才暗暗地松了口气。


雷狮知道的话,肯定又要嗤笑在下了。安迷修提着沉重的袋子,忍不住幻想雷狮指着自己鼻尖控诉的画面忍不住扑哧一笑。


下一秒就被雷狮用书角轻敲一下,“想什么这么高兴,笨蛋骑士。”指了指前面的牌子,“别告诉我你脑子想到这个了。”


安迷修眯起眼仔细地盯着牌子,看清楚后腾了爆炸了,“不不,在下是、是……”


雷狮见状脸上笑意渐浓,他的眼底透出他又想到什么坏点子,身子往前倾,低沉地声音直入安迷修耳朵,“难道说,你在路上看上了哪个人,我的笨、蛋、骑、士?”


“诶!”安迷修微微抬头,看见雷狮殷红的嘴唇,上面泛着水光——刚才雷狮在路边买了沙冰,安迷修想到雷狮用手指擦去留在他嘴角的冰的画面,安迷修感觉一亿速的光脑转不过来了,“我、我……”


雷狮见安迷修支支吾吾最终还是没忍住捂着肚子狂笑了起来,“果然是笨蛋骑士。”


Ai见状立马知道自己又被耍了,他忍着想揍机械师的冲动,直接撞过雷狮疾走开了。


诶呦,有小脾气啦。雷狮压制不住嘴角上扬的趋势,哼着不成小调的曲子,手插进口袋里,向Ai离开的方向漫步而去。


 

走了一会,安迷修从急躁中冷静下来,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悔。


——干嘛跟不讲理的人过不去啊。安迷修抓了抓头发,发现雷狮不知去了何方,索性决定靠在柱子旁等待。


旁边的人一个个从安迷修经过,就是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这使得安迷修从安静等待变为时不时看光屏。不会出事了吧。安迷修焦虑地想。


在他差点给广播处发消息时,一个声音适宜地响起,“笨蛋,你想让我明天上报吗。”


安迷修看到雷狮完好无损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并且笑得很嘲讽,他悬着的心落了地,接着不满的抱怨道,“那你不要乱逛好吧,你知不知道在下等得很辛苦,请下次能否跟紧我……”


雷狮看着化身为老妈子的安迷修,不禁黑线地想道,说的好像全是我的错,话说刚才谁TM一个劲地往前走,还有……


“那是因为你这笨蛋一直没有发现我。”雷狮的声音瞬间淹没在这嘈杂的声响里。

 


等他们到家时,夜幕已降临,雪又重新下起。


“终于到家,累死老子了。”雷狮躺在沙发上,慵懒地指挥着安迷修行动。


安迷修把东西放好后,走到沙发边,试图把他拉起来,扔进卫生间,但雷狮简直是与沙发融为一体,撕都撕不下来。安迷修就一直煞费苦心地劝雷狮,对雷狮来说简直的和尚念经,雷狮被烦得头都要炸了。


——我出去就把这家伙给拆了。雷狮面无表情地看着镜子想着。


 

把雷狮扔进去的安迷修在厨房里打了喷嚏。


肯定雷狮在里面骂我。安迷修揉了揉鼻子,把刚切好的肉块扔进锅中,盖上盖子后设定时间,完成一系列动作后他靠在料理台望向窗外。


窗台本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现在又积了一层薄薄的雪,安迷修的思绪被雪牵到一开始见到雷狮。


说来很奇怪,明明只与雷狮过了1天15个小时24分钟,却仿佛已与他生活已久,他的所有习性仿佛他理所应当的早就知道——机械师没有设定的,他也知道——我不会出了问题吧,安迷修不止一次地问自己。


 

正当他深思时,“呼呼——”声音把他拉回现实——盖子快要盖不住锅内的“怪物”上下跳起,就差喊着安迷修了——安迷修把心里的疑惑直接丢到一边,慌忙地跑到灶台前关小火,刚吁了口气,熟悉的戏谑声从他身后不远处响起,“果然笨蛋骑士就是笨蛋啊。”


安迷修淡定地关小火后随之转过身,一脸正经地拿着厨勺指着雷狮的鼻梁,“那你就是无理取闹的恶^党。”


 

“噗……”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雷狮擦去眼角不存在的泪,“没想到一天时间内,你也会搞笑了。”


安迷修对此耸了耸肩,“一天不短了。”


安迷修说完后转身专注盯着锅内的情况,以至于没有看到雷狮听到这句话一瞬间瞳孔变得暗淡无光,嘴抿成一字天。


雷狮盯着着安迷修的背影,眼前的人与景象变得模糊,感觉心被人攒着手里使他呼吸不过来。接着他看到与安迷修穿衣风格很像的人,那位男子侧对着雷狮,他无奈中又夹杂着一丝笑意地叹了口气,恶^党就是恶^党。


 

 

 

——自己是怎么反驳的?

 

 


 

“雷狮!!!!!!!!!”

 

 


 

雷狮做了一个梦。


他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以前他就经常看到——那男子穿着白色衬衫,脸上还有泪痕,紧紧地抱着满身是血的自己,朝着自己嘶吼着。


“醒醒啊!雷狮!!!”


 

吵死了,老子又不是死了……


雷狮努力地把眼皮撑开,视线逐渐清晰;安迷修皱着眉,眼睑泛着青丝的面貌直直扎人他的瞳孔。

 


“雷狮!”安迷修惊喜道,“你终于醒了。”


雷狮吃力地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我睡了多久。”


“15小时28分36秒。”


比上次还要久。


雷狮啧了一声,乱抓着头发。安迷修欲言又止,雷狮看得更烦,“想说就说,别婆婆妈妈。”


“雷狮你这样的状态……你不会真的有病了吧?”


雷狮手上爆了青筋,忍住想把眼前的“天真”的Ai给卸掉的欲望,打了他的脑袋,“别胡思乱想,还是说你想让我生病?嗯?”


“诶呦,绝对没有!”


“那你现在应该是给我烧点吃的,是吧,笨、蛋、骑、士。”


安迷修看雷狮那眼神显然不打算告诉自己原因,心底不由地泛起苦涩——你还是不是不信任我啊……即使我是最忠诚的Ai……不对我在想什么……不该有这样的想法才对……


安迷修把内心想法死死地压住,轻轻地把椅子放回原位,跟往常一样轻微一笑,“那你想吃什么。”


“6分葡萄酒牛排。”


“好的,你不要强撑。”


“啧,知道了,你是我老妈子啊。”


“我是你最忠诚的骑士。”


“收起你那老掉牙的一套,去吧你。”

 


等安迷修关好门,雷狮拿起桌上的光端输入一些字符,光端随之“滴”一声,投影出一个穿着白大褂,咬着淡黄色的柠檬糖棒的女子的画面,她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戏谑地看着雷狮,“哟,这么快就联系我啦?老毛病又犯啦,哈哈!”


雷狮对此回敬她,“那爱吃柠檬的女人你搞定没。”


“……雷狮你知不知道我还是你的主治医生。”女子咬牙切齿地瞪着雷狮,“信不信我直接打个证明让你永远出不了医院的门。”


“你大可一试,”雷狮淡然地靠在墙上,眉毛一翘,“前提是你能办得到,凯莉。”


“嘁,”凯莉愤愤地看着雷狮,“还是金比你有趣多了。”


“那你要看格瑞会不会让你去找他。”


雷狮话音未落,那头就咔嚓一声,显然把棒棒糖当做雷狮,恨不得把他咬碎撕掉。


“呼——”凯莉随手把棒子扔进垃圾桶,吹了口哨一声,“真棒,十分。”


“言归正题,你最近头疼的频率有点高,并且那些梦我仍然保留意见。”


“没了?”


“没了。”


“哦,”雷狮作势要关掉,发现凯莉那一副轻淡又明显再说“等着你来问”的表情,他啧了一声,把手转向桌子上的电笔,电笔在他手上飞舞着,“还有什么。”


“这条情报可不是你是我病人就可以得到哟。”凯莉拨开一颗柠檬糖放进嘴里——鬼知道她为什么有这么多柠檬味的糖——含糊不清地说道。


“先说明,那位柠檬小姐我可不知道在哪。”


“我还没说什么你就知道我要说什么啦?”凯莉戏谑地看着噎到的雷狮,“看看,是不是作则心虚?啊?”


雷狮快速调整好情绪,仿佛刚才吃噎的人不是他自己一样,嘴角勾起地看着凯莉,“那要看看你的情报是否值得作为交换了。”


 

安迷修看起来跟往常一样拿出材料,切菜,下锅;但仅仅是看起来,他的思绪早已被上面的人牵引着。


从什么时候开始?似乎这感觉从他睁眼那秒,不那一桢开始就已开始,雷狮似乎身上有个永磁铁,使他无法把视线就不能从雷狮身上撕下,只能黏在他身上。


但无法否认,他自己内心深处也不想让他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之内,哪怕只是一秒也不行。


 

雷狮愉悦地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走下楼梯,看到安迷修无神地盯着锅,手里的汤勺轻微地搅动着,要不是锅里汤快溢出锅快要喷发出来,雷狮真心不想让这蠢货回过神。雷狮轻悄无声息地接近安迷修,轻拍他的脑袋,“呆子醒醒。”


“啊?”安迷修满脸疑惑地看着雷狮,雷狮指了指锅,安迷修顺着他手的指向,沉默一下,瞬间屋内充满了尖叫声与大笑声。


“你就不能正经点。”安迷修怨念地看着锅内那变成粘稠状的汤,“明知道我在烧汤也不叫我一声。”


“是你这笨蛋自己没有注意到。”而且你刚才很像……谁?


 

——你就不能在我走神的时候叫我啊……你看这菜都不能吃了,我还得重新买材料。


——这应该怪你自己没有专注,笨蛋「抹黑」。

 


“……你有没有在听?雷狮?”


“嗯?”


“你还说我,自己也不是走神了。”安迷修用餐刀指了指那块在雷狮刀下变得惨不忍睹的牛肉,介于他自己的道没有笑出声,但他颤动身体早已背叛的了他。


雷狮对此没有表现得很恼怒,淡定地把牛肉放进嘴里,咀嚼,泯一口红酒,姿势像贵族一样高雅,如果无视他那一身穿着的话,“你刚才想说什么。”


“哦对,”安迷修拿起桌上那印着烫金的黑色信封给雷狮看,“在你睡得时候,有人寄给你邀请函,我还没有看。”


雷狮手上的动作仍没有停止,连余光都没有看信封一眼,“扔掉。”


“啊?”


“我说,扔掉。不要让我重复第三遍。”


“但是这样太好吧……”


“扔掉。”


“……吃完饭我就毁掉。”


 

气氛突然冰冷起来,之前那活跃温暖的感觉,瞬间化为乌有,安迷修看着雷狮,话语硬生生咽下去,喉咙阵阵发涩。安迷修手中的勺子在粘稠的汤里漫无目的地打转,就像他的心从温暖的天堂跌入黑暗的地狱,一时间找不到光一样。


也许这才是我们真正的交流方式。安迷修不经心里自嘲道。

 


“啧,”雷狮用刀在盘子上发出不雅的声响率先打破沉默,“这是上流的邀请函,这张破纸每年都会从我老哥那寄过来,如果不过去就会被他架着过去,这些邀请函内容永远无聊透顶,千篇一律,从来没有变化,这种信我一般收到后就把它给毁掉,因为它没有任何存在价值。”


“啊?”安迷修一时间被雷狮突如其来的一大堆话语给摸不着头脑。


雷狮再一次怀疑自己编程出问题,并且恨不得把他回炉重造。


我怎么会造出这么傻的Ai。雷狮愤怒地切着牛肉,压着内心的怒火,“我的意思是,你不要想太多,你这个笨蛋骑士。”


“……嗯。”安迷修眼里流露着暖意,那眼神仿佛能把外面厚厚的积雪给融化,他嘴角的笑意再也掩饰不下了。


 

“我明白,雷狮。”




tbc.

评论
热度(11)

© 酥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