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舟
爱写一些零碎小段子
写文宗旨——快乐就好~
近期回炉重造ing

【雷安】What did you dream about? 01

机械师xAi 沙雕

这文属于过渡篇(及转型)

文章中会有一些“莫名”的转换

应该是中篇(?)


 

背景:


Ai是家家户户必配产品之一,Ai遵守阿西莫夫的三大定律,但由于Ai大战,政府决定不再生产智能Ai。


Ai的构造与人基本相似,也需要睡眠、进食,唯一不同他们的动力源是芯片。


 

正文:




这个熟睡的小王子最叫我感动的地方是,他对一朵玫瑰的感情——甚至他睡着了,那朵玫瑰花的影子,仍像灯光一样照亮他的生命……——小王子

 



1

 


我真希望我是个真实的人。——Ai



“今天气温19摄氏度,湿度百分之五十……”桌上的迷你ai正机械地播报今早天气。

 


清晨的天空仍泛白,太阳似乎也是因为天气太冷想赖个床,就放任雪在空中玩捉迷藏,一会出现一会与天空融为一体,柔弱的晨光顺着雪的足迹从窗户进来,沐浴在雷狮身上。


他转着扳手,翘着二郎腿却能保持着平衡使自己不会从半歪的椅子上摔下去,双眼紧盯着桌面上乱铺着的图纸,脚无意识地打着节拍。重复几秒后,他忽然往前一扑,抓起笔,在纸上大肆修改草图。

 

等他露出满意的笑容时黄昏已降临,天空已被鲜血染红。


一阵有序地敲门声响起,雷狮随意地往后一靠,“进来。”一个小脑从门里冒出,她手里拿着热气腾腾的饭盒,“狮哥我放哪?”


雷狮伸了个懒腰,“除零件以外的地方。”


“……你确定?”女孩看了一眼满地凌乱的零件与工具,果断选择卖萌地眨了眨她那浅紫色的眼眸,“雷狮哥你就不能理一下嘛。”


雷狮戏谑道,“那你为何自个腾出地方,就像上次一样。”


“我怎么腾得出来啊……”女孩瘪了瘪嘴,声音变弱了许多,“而且上次是意外,我怎么知道那堆零件会塌下来……”


“你也知道啊,我、的、蠢、妹、妹。”


话音刚落,后面传来一阵龇牙的声响,雷狮嘴角上扬。


“行了行了,”雷狮推开凳子,“你上去,我现在就吃。”


“今天不赶了?”


“还不是以免我的傻妹妹又把汤汁洒在我贵重的零件上。”


回应他的是带着气愤的拳头以及被丢过来的零件,雷狮身子微微一侧,用手撑着扶手往上一跳,稳稳地落在楼梯上,手插在口袋里,愉悦地看着女孩“气得要跳起来”的样子,丢下“快点上来”就自顾自地往上走。


 

“雷狮哥……”女孩趴在餐桌上,腿随意地在椅子上甩着,马尾随着她的脑袋晃动着,开始重复每天都要唠叨的话题,“你为什么不做个会做家务的ai啊……”


女孩以为雷狮又会找“太麻烦”“无聊”“一点没有挑战性”什么的理由随意塞给她,让她天天两头跑,害得她还要给当二哥的“间谍”,想起她就鼓起腮。


“最近在设计了,明天就制造……”


雷狮还没说完,女孩立马挺起身子站了起来,用力地拍着桌子,凳子险些因她那剧烈的动作而摔在地上,她瞪大了眼睛,嘴巴都可以塞下一个大包子,“诶诶诶!!!你以前不是不屑于做这些吗!”


雷狮仍不紧不慢地咀嚼着,不动作声地用光端拍了一张照片,面无表情地收起它,“我什么时候说过?还有你每天‘无意’地把二哥那边带过来的照片放在那么明显的地方,我要怀疑你是不是跟我是同一战线的。”


“再者你这样的行为,可是有损‘淑女’形象。”


女孩摆了摆手,“反正大哥看不到。”


雷狮闻后,随手拿起桌上黑白相间的茶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告诉她一件‘惊人’的事:“我发给大哥了。”


“什么!!!!!!!”


雷狮看她抓狂的样子,坏笑道,“骗你的。”


“雷狮哥……”女孩恼怒地瞪着雷狮,若眼神能实体化,那么雷狮早已成筛子了。


雷狮无视女孩的表情,喝着他的黑咖啡,拿起桌上最新的报纸,用手抖了抖报纸,使它立起来。报纸上写着政府最新公布:销毁所有智能Ai。雷狮看到这规定嗤笑一声。

 


女孩也看到了那醒目的标题,她叹了口气,“可惜啊……我还想让雷狮哥给我造个帅气的Ai帮我逃过相亲呢。”女孩眼睛亮了起来,“先不跟你计较这个事,你还没有说你突然有这个想法的原因!以前不是嫌弃政府制造的Ai啊?不怕被查封啊?”


“想造就造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给我封好自己的嘴。”雷狮说完之后继续缄默不言。


女孩忽视雷狮的警告一个劲地问他,但不管女孩怎么旁击侧敲,雷狮都视女孩为空气,把她那“机关枪”发出叽喳的声响直接给过滤掉。雷狮拿起草稿,不紧不慢地喝着黑咖啡。


但是,他还是实在受不了女孩,因为她实在太话痨了。


 

雷狮放下杯子,伪劣一笑。


话还没说出口,女孩仿佛后面有冲天炮,“嗖”地一声跑了出去,出去前丢下“吃完后收起来放在邮箱里”的话语,随后门无辜地被女孩用来发泄对雷狮的不满。


雷狮对此只是耸了耸肩,随便地把饭盒收起来扔进邮箱——他每次都是这样女孩跟他说了他也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使女孩最终无奈地“举起白旗”。

 


他把“不在家”的牌子随手扔到钉子上,为了防止“别人”进入,他把门用光端锁起来。


“那么……”雷狮伸了一个懒腰,巡视他自己的地盘,嘴角勾起,“开始开工吧。”


 

夜幕降临,星光照亮整个空间,更加使这空间的杂乱印入人的视线。


仅仅一个下午,雷狮把女孩的成果化为乌有。


女孩如果看到了必定先跳起来说教雷狮,雷狮必定一边耳朵进一边耳朵出。

 


雷狮似乎对杂乱无章的空间没有任何感觉,眼睛一直盯着电路,瞳孔里闪烁着星光,叼着细小又长的螺丝刀,手灵活地在复杂的导线中穿梭。


等月亮升到最上空时,雷狮打了个哈欠,跨到落地窗旁盘腿坐下,在一堆零件中拿出光端,敲下最后一串代码。

 


“滴……滴……滴……”

 


“编号00000……制造者……雷狮……其他信息……自动生成……生成完成……”

 


随着“滴”的一声,Ai慢慢地睁开他的眼睛,那双墨绿色的眼睛在月光下微微地闪耀着。他优雅地行了一个骑士礼,微仰头,朝雷狮儒雅一笑,青白色的月光的碎片撒在他的身上,让人感觉一位纸张泛着黄的书中走出来的中世纪的骑士一样。

 


“机械师您好,在下叫安迷修,最好的话,请称在下为,最后的骑士。”

 

 


“…… ……”

 


雷狮揉了揉眼睛,仔细地看了又看自己面前的Ai,以为自己最近熬夜太多了,出现幻觉了,怎么会生成怎么傻得性格。

 


然而…… ……

 


“机械师?雷狮先生?”安迷修歪了歪头,在他眼前挥了挥手,“请问需要在下做什么?”


“…… ”雷狮有点头痛,又看了看四周——方圆十里没有一点地方让他移动,他变得更加烦躁起来。


“随便打扫一下房间,”雷狮想了想,又补充道,“而且要把这些零件分类,放在那个架子上。”


“是银色的架子?”


“对,”雷狮打量着自己刚造好的Ai,由于他并没有给安迷修套一件衣服,“心”露在外面,这样的显得突兀,他轻皱了下眉头,“你先自己去找一件衣服先套一下。”


“额……请问在下去哪里可以取?”


雷狮理所当然地看着他,“当然去衣柜取啊。”


“……”安迷修扫视附近——作为工作室,这里除了零件、图纸,就只剩下工具和光端,并且杂乱着躺在地上——最终一脸无奈地看向雷狮,“机械师,你确定这里有衣柜?


 “啧,”雷狮脱下自己的外套,扔到安迷修的头上,“你先套这件。”


“谢谢。”安迷修套上后发现衣服似乎对他来说太大了,几乎整个人要掉进去,安迷修不得不把袖子挽起来以便打扫方便,“那个还有什么要说明的吗?”


“不要再我面前称自己是什么骑士,很傻。”


雷狮看到他张开了嘴,“不要在这方面反驳,这是命令。”


安迷修听到“命令”俩字,默默地把那些刚要脱出口的话又吞了回去,“知道了,机械师。”


“叫我主人。”


“……”这次安迷修理也不理他,直接转身去打扫。


 

雷狮支着脑袋,盯着安迷修的背影——在皎洁的月光下,安迷修的背影显得修长而优美,身影在亮与暗的界限中变得模糊不清,感觉黑暗逐渐笼罩在其身。

 


“Ai咳咳……”


雷狮还没讲出下一句,就被安迷修扫出的灰尘呛了一口。


“请叫在下为安迷修。”


还挺有性格的。雷狮直接拿走安迷修刚泡好的黑咖啡,抿了口,“手艺还不赖嘛。”


“谢谢,这些都是归功于您设计的程序。”


雷狮皱了皱眉,“不要开口闭口都是程序。”


“可是……”


“没有可是,我去睡觉,不许来我房间。”


雷狮说完转过身走上楼,不给安迷修有反驳的机会。


安迷修盯着雷狮的背影,直至雷狮进入在门他才收回视线,看了看这才这杂乱的房间,叹了口气,认命地开始干活。


 

“哈~”


雷狮伸了个懒腰,眼角因哈欠挤出了几滴水,他灯都懒得开,直接扑到床上就立马与姜太公钓鱼去了。


 

“呼,终于好了,”安迷修擦了擦“汗”,看了看架子上整齐的物品,嘴角勾起,“果然这样看起来最舒服,嗯,完美。”


安迷修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老式”机械钟——那是雷狮自己在老式械钟的基础上改造的——5点34分,还挺早点的。安迷修苦恼地思考了一下,决定去找雷狮。

 


“吱呀”


安迷修轻微推开门——事先已把外面的灯关了——他轻声地叫了雷狮一声,那声音仿佛打在棉花的感觉,柔柔的、软软的。音一落,房内又静寂,安迷修等了一会儿,见雷狮好像睡得很沉,便壮着胆子走了进去,进来时不忘把门轻轻关上。

 


安迷修轻坐在床边使床没有太大幅度的变形,这是他从睁眼开始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雷狮,虽说也没有很久,但他内心就是有一股冲动——靠近他,这冲动就像急湍的流水,一发不可收拾。

 


夜光从窗里照了进来,像是为了给安迷修一盏点着微光的油灯,让他能仔细地看着雷狮。


雷狮的眼袋隐隐约约地被时间染上靛青色,他蜷缩着身子,手放在胸前,嘴微微张着。


在安迷修看来,他像是在祈祷——若是雷狮知道他这时的想法,必定会冷热嘲讽一番。


——也像熟睡的婴儿一样,很可爱。安迷修被自己的想法下了一跳,他轻轻晃了晃脑袋。


安迷修望着雷狮,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眼里带着别样的情绪,等他回过神,他已抚摸一下雷狮的脸颊——从第一眼见到他时就想摸一下了。跟他想象中的一样,很暖,脸上没有婴儿肥,可以很清晰地摸到他皮肤下的颧骨。


雷狮似乎因为感受一丝冰凉而微微地睁开眼皮,安迷修吓得立马收回手,连忙轻语,“没事,睡吧。”


随后他看到雷狮嘴巴微微动了动,翻了身,躺成一个“大”字后一动不动。


他吁了一口气,想起对自己刚才的行为傻傻地笑了笑,起身把被子盖在雷狮身上。


 

还是去干点事吧。安迷修伸了个懒腰,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防止他一点动作就会把雷狮给吵醒,临走时他忍不住再看一眼熟睡的雷狮,嘴角勾起低语道,

 


“Have a nice dream,my machinist.”

 


随着安迷修把门轻轻地关紧,屋内又重获黑暗,雷狮睁开他那绛紫的眸子,借着微弱的星光看了看身上的被子,轻轻嗤笑,


 

“傻子。”





tbc.

评论
热度(12)

© 酥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