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酥舟
爱写一些零碎小段子
写文宗旨——快乐就好~
佛系文手
近期回炉重造ing

 
 

【雷安】 what did you dream about?04

机械师xAi 沙雕

这文属于过渡篇(即转型)

文章中会有一些“莫名”的转换



4



呐,你说,我若是人,有了心,是不是就知道我当时为何心跳声会一漏,是不是就知道我当时是以何种心情对待你。——Ai

 


 

“雷狮,必须这样吗……”


“别磨磨蹭蹭,难道说,”雷狮玩味地看着安迷修,“你想让我帮你脱?”


“……我穿就是了。”


安迷修一脸不情愿地把深蓝色的短款西装外套穿在身上,手时不时拉一拉领口,真诚地看着雷狮,“说真的,我不参加我也很乐意。”


雷狮也一脸真诚的看着安迷修,“你不在现场我就没乐子了。”


“……”

 


雷狮惬意地靠在墙上,盯着他用修长的手指灵活地系着淡蓝色领带,突然抓住他抓着的领带的手,安迷修疑惑的看着他,他的眼神露出不解的情绪,随之那祖母绿般的瞳孔放大——雷狮把领结用力地往上拉——安迷修表情已缩成一团,用力地拍打着雷狮的手背,“痛痛痛——”


雷狮熟视无睹,多了一会才放开,看着安迷修微微喘气的样子,淡淡地说道,“你又死不了。”


“那我现在是'人'啊。”安迷修微微拉松领结,“在外面你可不要这么做了。”



“我做什么不需要你指手画脚。”


“……”


 

安迷修看着露出痞子笑的雷狮,心里不由漏了一声,而他的行动比程序更快一步——身体往前一倾,嘴唇在雷狮的脸颊上如同蜻蜓点水——两人都一下子愣住了,雷狮微微张着嘴,不可思议地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脸直接腾地红了起来,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感觉自己即使搜索端脑内所有的词都无法形容他此时的心情与雷狮的表情。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对方的眸子,不讲话,满屋弥漫着不可言喻的气息。

 


“现在国际时间下午6点整。”


挂在壁上的闹钟发出的机械声使他们回过神,雷狮咳了一声,转身往外走,“差不多要出发,走了。”


“嗯,”安迷修盯着那修长的身影,瞳孔的颜色逐渐变深,“好的。”


 

夜色降临,奢侈的宴厅集满了花枝招展的女人和展现‘绅士风度’的男人。


不愧是贵族。安迷修在心里暗暗的吐槽。


看着弥漫着腐、败的气息的宴会,安迷修从心底感到厌恶,但因雷狮还在这,他不得不忍住,保持微笑的态度回应这些人。


而安迷修这忍耐的态度,在雷狮看来这一切非常有意思,雷狮惬意地站在安迷修旁边,看着安迷修自己解决的“麻烦”,心想安迷修什么时候可以抽身。


随后雷狮就很惋惜——他看到安迷修还没有笑僵硬前就可以抽出身。可惜了,这是雷狮发自内心的想法。


“我说,”安迷修松了松那条被雷狮勒得死紧的领带,“你不用这么想让我抽不身吗?”


“你不是乐在其中吗?”


“恶党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乐在其中啊。”


“两只都看到了。”


 

正当安迷修要反驳雷狮的诡辩时,一个嘲讽又熟悉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你还是老样子捉弄别人,雷狮。”


安迷修迅速转过身,挡在雷狮身前,警惕地看着这位严肃的老人。雷狮拉下那只安迷修挡在他面前的手,并且回敬那位老人,“再说别人之前,先管好你老婆的嘴,老头。”


“你就这样对你父亲讲话。”


“你少来一套,自从我跟你说我想当机械师后,你挖了多少坑给我。”


“我阻止你当机械师是因为……”


“解释就是掩饰。”雷狮毫无留念地转过身离开。

 


老人看着雷狮逐渐消失在人海中,眼神充满着无奈与自嘲,但下一秒神情又恢复平常,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安迷修自己的错觉。


老人抬头看向安迷修,安迷修看到那一眸子瞬间进入警戒状态,那一瞬间感觉是被一狮子给紧紧盯住的猎物。


良久,老人不紧不慢地说,“你是他的朋友吗。”


“……应该算是吧。”


“是吗……”老人喃喃道,“我人是真的老了啊……那么,我怎么称呼你。”


“在下安迷修。”


“那么安先生,雷狮就拜托你了。”


老人话一说完,就转身消失在人群中,根本不留机会给安迷修问话。


安迷修对老人的最后一句话感到奇怪。


为什么要说这句话?


Ai不就是要先以主人的身命安全为第一吗?


安迷修纠结着这些问题,一遍遍演算,越演算越搞得摸不着头脑,最终放弃思考这个问题,“算了不管了,先找到雷狮要紧。”


 

安迷修把每个角落都找了一遍,把一切可能都想了一遍仍是没发现雷狮,他最终选择不管雷狮,而上天像是跟他对着干,他走出宴厅就与雷狮撞了个满怀。


“哟,这么着急投入我的怀抱啊。”雷狮靠在墙上戏谑地看着安迷修揉着红通通的鼻子。


“不知道是谁撇下在下先走一步。”死也不会跟他说我在找他!


“哦,”雷狮眯起眼,“你在找我。”


雷狮看到安迷修噎住的表情,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心底不由得雀跃,随意地靠在墙上,手插在兜里,“怎么?被我说中了?你这么担心我啊,是不是别有用心啊,笨蛋骑士?嗯?”


“我担心谁也不会担心你这恶党!”


“哦?那你刚才为什么焦虑?”


“那是……”


 

安迷修还没说完,一个甜美带着嘲讽的声音响起,“哟,我还以为是谁在这争吵,原来是半路出家的雷狮先生和他那位无能的助手呢。”


安迷修转身看到那位女士把艳红的羽毛扇遮在自己脸上,“谁会想到一位前景风光的雷家的三儿子放弃自家企业而跑去当小小的机械师,而且竟然还带这样的助手来参加宴会,啧啧。”


安迷修听完这位女士的恶言,轻轻皱眉,“这位女士……”


“我的助手关你何事,你这个鸡冠花一样的丑女。”


“鸡、鸡冠花!你太失礼了!”那女士气得说话都在颤抖,“你怎么这么跟我讲!”


“失礼的人是你吧,若把你这番话给伯爵怎样?”雷狮挥了挥手中的录音笔,“恐怕吃亏的是你吧。”


“伯爵大人是不会相信你这个恶人的!”


“哟,恶人先告状啊,”雷狮看着那位女士,像是看马戏团的小丑在他面前杂耍一样,“并且伯爵是相信我还是你呢,你内心是清楚的吧?”


“哼!不跟你这种粗人计较。”女士故作自己“大人有大量”的态度走开了。


但在雷狮看来,她就是夹着尾巴逃走的猴子。


两人“目送”着那位女士消失在园子里,相视一会,俩人突然像是打开某个开关一样,噗嗤发笑,之后笑意一直不停。


 

繁星棋布,微弱的星星在夜空中闪闪发光。


安迷修看着天空,眼神里带着柔情。


“谢谢。”


“谢什么?你是我的人,当然由我保护。”


谁保护谁这还说不准。


安迷修只是内心这么吐槽,他知道他若现在这样说,雷狮必定会把他给拆了。


安迷修想到这,突然笑出了声。雷狮怪异地看着他,“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到好玩的事。”


“哟,什么事让你笑的这么开心,说给我听听。”


“为什么要给你听呢?”


“才过几天你嘴就硬起来……”


“走啦,回家。”


“你给我讲完!什么意思啊!……”

 


他们欢乐的声音逐渐消失在远方,影子在灯光的照耀下越拉越长,愈来愈淡,最终与光融为一体……

 



tbc.


评论
热度(12)

© 好饿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