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舟
爱写一些零碎小段子
写文宗旨——快乐就好~
近期回炉重造ing

【雷安】 what did you dream about?06

机械师xAi 沙雕

这文属于过渡篇(即转型)

文章中会有一些“莫名”的转换



6

 


也许我就是因为Ai,这样的我才能懂得珍惜。——Ai

 


雷狮做梦都不会想到,平常健壮的身躯,竟因一场小雨而打败;而安迷修死都不想到,自己的小提醒也会一语成谶。

 


雷狮气愤,“多少度。”


“38度,”安迷修轻摸着雷狮的额头,像是安抚炸毛的猫一样,“没事,我去买点药,吃了药你明早就会好。”


雷狮咬牙切齿地看着安迷修放在自己头上的手,恨不得跳起来把他卸得支离破碎——可惜现在他做不到。

 


医院,安迷修站在雷狮“告诉”他的门房号,踌躇不前做出下一步。等他终于下定决心敲门时,门被人抢先打开,他看到一个蓝色长发上系着挂有柠檬片发带的女子,平时所有的“花言巧语”顿时被打回原形。


只见那女子头略側歪,突然把安迷修的脑袋捧起顺势歪成她的一样,安迷修被搞得稀里糊涂。


安迷修刚想开口,忽然感觉一个像风一样尖锐的物体正好擦他而过。他僵硬地转过头,看到一只钢笔笔直插入墙中,他顿时明白刚才那位女子的举动——差一秒他的脸颊就被这支钢笔给破相了。


安迷修感觉一身寒意,紧接着听到熟悉的声音正压抑着怒火,“你有本事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那位女士歪着头,带着一丝纯真的语气,“我不会这么干的。”她努力思考了一会,“是占这么告诉我的。”


那位医生听到这句话平静了许多,下一秒又被那位女士给点燃怒火。


“你这个丑女,能不能用你这个死脑想想!”


那位医生还没说完,就被女士塞了一颗她刚剥好的柠檬味的棒棒糖,顺势安静了许多。

 


这时安迷修终于能插上话,“凯医生好,我是之前……”


 “哦,你就那个狂妄的室友?”那位女医生咬着棒棒糖,直接打断安迷修的话语眼睛眯成一条线,让人摸不准她在想什么,“你叫我凯莉就好。”


 “好的,凯莉小姐,那个……”


安迷修未说出自己的目的,凯莉就直接打断,“单子传输到你的端脑上,都这在这单子上了,你去药房领就好。”显然对他的“突然闯入”表示不满。


安迷修对此微微一笑,做出绅士的鞠躬,“好的,谢谢凯莉小姐。”


凯莉不雅地翻了个白眼,随之眼珠子一转,戏谑一笑——这是她恶作剧的前兆——看着安迷修,“好心”地补充了一句,“祝你顺利。”


安迷一时间修摸不着头脑:不就是取个药吗,为什么要说这么一句话。


 

当他来到药房时,才明白凯莉说的话——药房实在太大了,而且没有指示牌。


正当安迷修苦恼的时候,一个金发小伙笑嘻嘻地出现在他面前,“你是凯莉的病人吧,你把单子给我。我带你去。”


 “你怎么知道我是凯莉的病人啊?”


 “因为只有凯莉的病人才会在这里一脸茫然。”小伙理所应当道。


 “……”


路上金发小伙兴致冲冲地询问安迷修,“我叫金。你叫什么?”


 “在下安迷修。”


 “安哥是为了谁去拿药啊?”


 “可以说是朋友。”


“诶,这人病的很严重吗?”


 “严重感冒。”


 “这人应该对你很重要吧。”


安迷修困惑地看向金,“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在都有AI帮忙跑腿,很少人会亲自过来拿药,所以我就猜这人要么病的很严重,要么就是他在心中很重要,所以才会亲自过来拿。”


安迷修想了想,似乎有点道理,“也许就像你所说吧。”


 “这人是怎样的人啊?”金好奇地看着安迷修,“应该是很温柔的人吧。”


安迷修金的猜想给逗笑了,轻摇晃着头,“恰恰相反,有点狂妄。”


 “这人是雷狮?”


安迷修意外地看着金,他的眸子没有一丝狡黠,反而是带着这年龄少有的纯真,安迷修不接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金挠了挠头,“上次从凯莉那听来的。”


安迷修饶有兴趣地打听道,“凯莉小姐,怎么描述的?”


 “说他是个极端的随心所欲又控制欲极强的基因突变者。”金奇怪地看着安迷修背过身,“怎么了?”


 “没什么。”但他微颤地身子出卖了他正在忍耐笑出声的举措。


 “安哥,你觉得凯莉描述的对吗?”


 “唔……一半一半吧,因为每个人的角度是不一样的。”


金两眼放光,像缠着大人给他讲故事的孩子一样,“那你说说。”


“他可以说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人来说,较能沉下心的人。”但他的沉静带着危险的味道,只要对方露出一丝马脚就让对方尝到比之前痛苦加倍的感受。


就仿佛在一片广阔的湖面上,一切纷扰立刻平息下来,化为安静,正如晃动一瓶水时,那一圈圈颤动的水波便往岸边扩展开去,随后又平息下来。①


 “诶,感觉安哥对他的评价与别人都不同。”金无意识地甩着自己手中的笔,“别人对他的评价都是负面的,只有你的是正面的。”


“但也许是你待在雷狮哥身边的时间比别人多吧。”


“而且我能看得出,你对他挺上心的。”


安迷修听到这句话心跳漏了一拍。


程序仿佛被病毒侵入,一时间无法计算。


金看到安迷修愣神地样子,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慌忙地又加了一句,“这都是我自己的看法,你不要介意。格瑞经常说我表达意思不准确。”


安迷修看到这样的金,不经轻笑一声,“没有,至少我觉得挺准确的。”


 

之后金转移话题,安迷修也很认真地回答他每一个问题。金在期间悄悄地看到安迷修神色跟之前毫无变化,内心松了口气。


正当他们身旁的氛围很轻快时,一个冷淡的声音叫住了金。


金转身,看到那个叫他的人,他的眸子里带着一丝惊喜与意外,“格瑞!”


金小跑到他身边时,格瑞与安迷修互相点头。


金语速瞬间加快,感觉很赶时间,仿佛之前说有空的人不是他,“安哥你只要继续往前走你就能看到23号柜台,然后把你的信息给那AI看一下就行啦。”


 “好的,谢谢金。”


 “没事啦,”说着金笑着挥着手,“认识你很高兴,下次见!”


安迷修微笑回应,“下次见。”


 

安迷修望着那俩人——格瑞面无表情,金仍是那么活泼,俩人贴得很近,突然金被地上的小物件给绊倒——他经常这样——格瑞立马把他拉到自己身边,然后握紧金的手,这一系列行为如同非条件反射。


随后格瑞就没有松开那只手,金对此没有任何反应,似乎俩人习以为常……




1《瓦尔登湖》——在一片广阔的湖面上,一切纷扰不安都会立刻平息下来,化为安静,正如晃动一瓶水时,那一圈圈颤动的水波便往岸边扩展开去,随后又平息下来。




tbc.

评论
热度(10)

© 酥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