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舟
爱写一些零碎小段子
写文宗旨——快乐就好~
近期回炉重造ing

【雷安】 What did you dream about? 08

我决定了!今天二更!!(惊不惊喜)【嬉皮脸】



机械师xAi 沙雕

这文属于过渡篇(即转型)

文章中会有一些“莫名”的转换

说实话这章有点水……就是想把他俩是情侣给捅出去的心理)【这个标签我就不打了,太水了(太水还发)



8

 

我心里明白,理智告诉我不需要,但身体已先一步。——Ai

 

 

空气中中弥漫着薄雾,暖中带着一丝寒气的第一束曙光通过不算遮光的窗帘渗进来,扑到雷狮的脸颊上试图把他叫醒,然而雷狮只是眉头微皱,翻了个身继续与周庄下棋。

 


等他醒来时,已是中午。


晴空万里,是个烧烤的好日子。雷狮愉悦地想到。


他打着哈欠,不紧不慢地下楼去看看安迷修给他弄烧烤。


结果还没走到楼梯发现院子来了好多人,这样的景象让他头疼欲裂,自己应该回房重新入睡,可好死不死听到一个活泼的声音使别人都回头来‘看望’他这个‘主人’——只有这个活泼的小伙子是真的想看望他。


他本打算直接转身继续睡,但脚迈向楼梯,慢悠悠地游荡到院子里。


院子经安迷修的手变得很有生气,木栏上盘旋着青藤,木栏的脚边种着他叫不出名的花草儿——本身认识的只有黄玫瑰①和桔梗花②。


凯莉挑了眉,“没想到你挺能睡的。”


雷狮肆意挠发,丝毫不在意自己形象,看了一眼凯莉,“怎么?我睡得多凯医生有意见?”


“你睡到几点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凯莉意有所指地轻笑一下,“但某人就说不准了。”


雷狮懒懒地坐在长木椅,“我好像没有邀请人吧。”


“邀请人这种事你是做不出来,但他就会替你完成。”


雷狮沉默不语看着安迷修,凯莉也没有打算继续下去,起身走向自己心爱的人。

 


安迷修对金过来帮忙很是开心,毕竟一个人处理完这么大量的食材。但他比较意外的是有着中央冷空调称号——凯莉告诉他的——的格瑞也会过来帮忙。


安迷修内心其实感到困惑:为什么一个惹人讨喜的人会与一个“生人勿进”的人关系那么好?


“安迷修烤好了没有。”雷狮慵懒地呼唤把他拉回现实。


安迷修把烤得焦嫩留汁的里肉用剪刀变成小小一块,再用竹签把他们串起。之后周而复始做这个动作直至堆成一座小山后,右手端给雷狮,左手的食指轻轻扣住啤酒罐的拉环,扑哧一声拉环被拉下来放到雷狮面前。


雷狮拿一根狠狠的咬了一口,痛快地饮一口啤酒,顺便打了个满足的嗝。


安迷修见状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慢慢吃,没人跟你抢。”随后转身继续烤给雷狮。


这才是生活,雷狮愉悦地盯着安迷修烤串的背影。


 

吃完后,雷狮也毫不主人之道的回到工作室。


反正安迷修在,而且他们也不在意。


凯莉直接抓着自己的小女友去约会了,格瑞被院长叫过去,留下金这个乖小孩与安迷修处理残局。


“不好意思,让你陪我打扫。”


“没事安哥,反正今天我正好轮休。”金擦着桌子,“安哥是不是有事问我?你问吧,我不介意。”


安迷修被戳破挠了挠头,本身不打算问,但金都这么说了,“你跟格瑞是什么关系啊?”


金很坦然道,“情侣啊。”


原来这样算是情侣啊,安迷修很快就接受了,并且觉得自己要增添对情侣的认识了。

 


金打扫完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汗,看到安迷修很是苦恼,热情地问他怎么了。


“他总是显示错误……”


“安哥给我看看吧。”


安迷修想了想,最终决定把端脑给他看——死马当活马医,金认真地检查,指了指一处代码, “这个范围太小了,应该是double。”


“哦哦,”安迷修通过刚才的观察,惊讶地发现金精通编程,修改地同时随口一句,“金是不是精通编程。”


金得意地咧开了嘴,“是啊,我可是数一数二的黑客啊。”


安迷修愣是没想到他是黑客——告诉他真的好吗?安迷修内心对小伙子坦诚相待自己有点感动也有点吃惊。


安迷修不可思议地看向他,“你告诉我没事吗?”


“嘿嘿,格瑞说是不让我告诉别人。但安哥人这么好,直觉告诉我你不会说出去。”


安迷修内心微微震了一下:说实话,保密比说出去要难。而且他没有想到金这么相信他——他们才见过两次。


但后来安迷修想了想,金看似单纯,内心也很清楚什么人能相信什么,人不能相信——他的直觉永远都是这么准。


 

  1. 黄玫瑰:已逝的爱

  2. 桔梗花:永恒的爱,无悔,无望的爱

(查了一下金牛座的幸运花是黄玫瑰和桔梗花【这个原因我就不说了,你们懂~】,本身想说雷狮认识玫瑰挺合理的,没想到它的花语这么虐【但跟后面的剧情挺搭的】)


评论
热度(7)

© 酥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