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舟
爱写一些零碎小段子
佛系文手
更新速度如同龟速
近期回炉重造ing
安迷修实在是太可爱啊啊啊啊啊
 
 

【雷安】What did you dream about? 10

机械师xAi 沙雕

这文属于过渡篇(及转型)

文章中会有一些“莫名”的转换


10

 


我想打破程序,有自己的思想,然后向你说,我爱你。——Ai

 


由于雷狮强烈要求了三个月——吃烧烤——的情况下,安迷修终于同意了。


雷狮对此非常满意。


 

结果——


雷狮怒瞪着凯莉,“你为什么又过来?”


凯莉拿着棒棒棍,谐谑道,“来看看你是否还活着。”


“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的身体状况了啊。”


“作为你的主治医生,对病人负责是我的职责。”


“别打官腔。”雷狮斜视看着凯莉,眼神里带着一丝危险,“快说。”


凯莉似乎没有看到雷狮的威胁,轻轻晃下棒棒糖, “别那么生气嘛,不告诉你我自然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安迷修邀请的。”


“你不会拒绝?”


 “有吃的可蹭,为何不接受?” 凯莉摊了摊手,玩味地看着雷狮,“难不成你做了什么不可见人的事?”


雷狮挑了挑眉梢,“我若做了又如何?”


凯莉把“哦”字拉得老长,“原来你们的关系进展了那么快啊~”


“关你何事。”


“这的确不管我的事,”凯莉玩味地看了一眼安迷修——正耐心地等待着烤肉,“但都这样了,你也不告诉他,被造出来的目的吗?”


“他不需要知道,而且”雷狮无畏道,“即使他知道也无妨。”


“你真残忍。我现在反而可怜安迷修了。”


凯莉看着雷狮平静的面具带着一丝寂寞,忍不住问:“你打算一直都这么下去吗?”


“你什么时候这么妈妈婆婆,你搞定自己的事吧。”


凯莉假装没听到后面的话,“你又让我当吕洞宾啊。”


雷狮慵懒地伸了个腰,“你挺适合的。”


之后他不再开口,放空看向远方。


 

金一脸紧张地看着安迷修——在前几分钟安迷修拜托金帮忙取物件,“安哥不是说要拿物件吗?你锁什么门?”


安迷修确定没有人偷听后,正色道,“金,拜托你查下关于Ai的一些文件。”


“就这件事啊,”金吁了一口气,“可以啊,但你为什么要锁门啊?”


安迷修掩饰地挠了挠耳后,“怕雷狮知道啊……”


“为什么不能让他知道?你们关系不是很好吗?”


“这跟关系好不好没有关系啦……”安迷修连忙转移话题,以防金说出一些更惊人的话。

 


自从安迷修跟金进入杂物间,雷狮一直盯着门。


随着时间的流逝,雷狮的脸愈发阴沉。等安迷修出来时,他的面色早已变成张飞脸①了。


安迷修抬头看向雷狮直接愣住了,转头向凯莉寻求解答。而凯莉那看好戏的微笑直接拒绝解答,他只好边硬着头皮走向雷狮边快速回忆他今天所做的事。


事实表明没有导致他更加困惑,他谨慎地侧面敲击:“雷狮……”


安迷修还没问完,雷狮就直接询问:“你跟那傻小子说什么话?”


“没有啊,”安迷修眼神往左飘,“就是让他帮我拿下工具。”


雷狮那犀利的眼神一瞥就让安迷修站立不安,怕下一秒雷狮“打破”他这个不牢固的砂锅。


但他没想到雷狮收回眼神,起身往屋内走。“……是吗。”


安迷修下意识伸手抓住雷狮,却抓了空。他看着雷狮的背影,张了张口却没有说出口,手坠了下来。


金不忍心看到安迷修那副被主人随意丢弃的狗一样的表情,本想上去安慰安迷修,被明察秋毫的格瑞给拉住——他知道这件事只有他们自己可以解决。

 


自从那次不愉悦地谈话后,雷狮经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内,甚至让安迷修把食物放在门口也不放他进来。


再迟钝的人,也会发现对方跟自己冷战。


但安迷修不是。


他坚持每天变着法样让雷狮从房间里出来,每次无果后也不气馁,下次照样。


一天天过去了,春天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悄然驻扎到这个地方。


安迷修哼着跑调的小曲,正要端冰镇黑啤与热腾腾的烤肉片给雷狮时,他接受到金给他的资料——之前拜托的。


安迷修随意地点开,但他看到第一眼被标题给刺痛了双眼——《智能Ai是否应该拥有恋情》雷狮。


他趔趄地闯进雷狮的房间,全然忘记雷狮之前下过的命令。


他无视雷狮那恼怒的表情,把那份计划显示在雷狮面前,“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个计划?”


雷狮瞬间僵住,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你是从哪看到的?”


“你先回答。”


“不告诉你又如何?”


“你……”你不告诉我,是不是因为你要利用我?是不是因为……


安迷修眼前不自然的发黑,几个月的那一口毅气骤然泄了劲,如同天使跌入混沌的地狱,被无法再次看到天堂那里明媚的光的绝望瞬间侵蚀了。


安迷修没听进雷狮说了什么,就浑浑噩噩的走出房间,因此他没有注意到雷狮桌面上的机械盒。


他一直不想往哪个方向想,而现实狠狠砸醒了他。


安迷修回过神,他走到了熟悉的的小巷——雷狮蹲在那研究机械。他想起那时他慌张的寻找着雷狮,没有仔细的看四周的建筑。


即使注意到又如何,自己终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安迷修苦笑地想着,我只不过是个Ai,我和他之间能有什么?


雨,跟那天一样下着,但他现在没有伞,也不会有人为他撑伞……

 


雷狮不耐烦地挠乱头发——自从安迷修出现在他身边他就经常这样,在屋内徘徊了一会,雷狮最终决定去厨房看看安迷修。


结果走到厨房,他脸色难看地看着厨房:厨台上的仍冰冷啤酒和带有一丝温热的食物,其余一点安迷修的踪影都看不到。


雷狮望向外面——天空布满了乌云是下雨的前兆,他立马决定拿起玄关旁的雨伞跑了出去。


等他找到安迷修时,雨已下得很大。


安迷修微张着嘴,无神望着天空,肆意地让雨灌在自己身上,丝毫不在意自己是否会短路……但或许在一开始看到雷狮时,他那引以为傲的理智早已不复存在。


他微驼下背,嘴巴时不时动,但雨声太大雷狮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


那雨声仿佛是安迷修把倾诉心中的痛苦是自己好受一些,然而在雷狮看来,他用自己的方式在嘶声裂肺地讽刺着命运。


雷狮阴沉地走上前,狠狠地把安迷修拽到自己身边,并且大声呵斥愣住的安迷修,“你发什么疯!你知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后果!”说完他不顾安迷修的反抗,一把拉住他手腕,不由分说带着他往回走。


“回家!”

 



甫一回家,雷狮疾步到沙发旁,把那条印着令他作恶的彩虹小马的毛巾甩到他的脸前。


“擦干再给我进来!”


雷狮盯着听话的安迷修,他正胡乱地擦干他那被雨水训得贴贴服服的乌丝。雷狮仿佛在看着深海处珍贵的宝藏,眼神愈发深沉,手不自觉地攒成拳头。他坚毅地走向安迷修,毫不犹豫地按了他发端的小圆点。


下一秒,安迷修因没了电源,如同断了线的木偶坠落于地。而雷狮在他失去知觉那一刻,早已做好了接住他的动作。


雷狮轻轻地把安迷修放到安全室,在他身上盖了一条棉毯,即使雷狮心底知道,安迷修不需要。


但他还是做了。


安迷修闭着眼,仿佛只是因为太累而昏睡过去,等会就会醒来。


雷狮明白:安迷修现在无法听到,也无法知道雷狮做了什么。


但他还是做出自己烂于心底的想法:撩了撩安迷修额前的碎发,俯下身轻吻了他的前额。


“等我回来。”


 

…… ……


安迷修刚微微睁开沉重的眼皮,刺芒的光线让瞳孔畏惧了一下并且又把眼皮拉下来,花了许久才适应,最先入眼的是雷狮穿着黑色T恤衫,翘着二郎腿,拿着游戏机惬意地打着boss。


随着“game clear”的机械声,雷狮才舍得把目光分一些给安迷修,“哟,笨蛋骑士,你醒啦。”雷狮俩手交叉放在胸前,“你也是厉害,不会喝酒还喝这么多。”


安迷修自己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神使龟差地反驳道,“那是因为凯莉小姐她们再怎么说也是女士。”


“哦?那你知道吗?”雷狮一脸玩味地告诉他晴天霹雳的事,“凯莉那人可是千杯不醉的。”


“而且她最喜欢灌的人就是你这种蠢货。”


…… ……

 


那些零零碎碎的画面如同花灯在他眼前闪过,这些信息量让他一时间接受不了。


在花灯的末尾有一个人。


跟他一模一样。


那人对他礼貌的笑了下,那抹笑容带着春天般的暖阳。


就跟他平常对雷狮的笑容一样。


刹那间,Ai懂了为什么雷狮每次看到他的笑容会有些冷淡,甚至带着一丝寂寞。


因为太像了,这人的模样已扎身在雷狮的脑海深处。


Ai内心那炽烈的火焰逐渐变小,最终变成一吹就灭的火苗。


 

半晌,那人最先打破沉默,“你不用太失落。”


“因为这里,你才是我。”


“但请记住,”


“要保护好雷狮,”


“让他明白这里是■■■■。”


那人霎那间像被粉碎机给碾碎成小纸碎消失了。


 

“雷先生,我们已经给您足够的时间,”议员向他踱步,他那千层饼的肥肉随着他的步伐上下晃动,着实污染眼睛。


雷狮嗤笑,“我的回答跟以前一样。”


“不可能。”


“商量的余地也没有?”


雷狮翘起二郎腿,“你觉得呢?”


那位议员仿佛早就料到他的态度,一脸狐狸地微笑看着雷狮,“那您觉得……我们会不知道您把ai藏到哪去?”


雷狮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拿起桌上的钢笔直接贴在他的颈部的大动脉旁,“你敢。”


“雷先生,”议员见此状况,脸色都没有改变一下,“您要想清楚,现在你才是被动一方。”


“您若乖乖配合我们,我们也不会这么做。”议员似乎想到什么,他的笑容变得更加深,“你现在还有时间在这威胁我,不如回家去看看?”


雷狮不屑一声,随意一划,拿起桌上的纸巾嫌弃地擦干手上的血迹,转身离开。


“不用你指导。”


 

一下飞船,雷狮直径跑向安全室,看到安迷修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时,他那跳到嗓眼的心落了回去。他还没有张开口,安迷修直扑雷狮。雷狮感觉脸上溅到一丝粘稠液体,他紫色的瞳孔瞬间缩小,嘴巴微张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平常那么多的墨水,面对瞳孔涣散的安迷修什么都说不出来。


安迷修努力笑,却只能让唇上漾起一抹苦笑。


他用尽自己全部的能量,再一次接碰到那个让他难以忘记的脸颊。

 


“这里不属于你。”


 

接着,黑暗直扑而来。


他再也看不到了。

 


安迷修不止一次想过:自己如果是人,也许在游乐园回来的路上就表露出自己内心的想法。也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


也许他们能如同言情剧中的主角们一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但这里不是,也不是现实。



①张飞的脸谱是黑脸



tbc.


还有两章就完结了~

(相信我不是be!!)

27 Aug 2018
 
评论
 
热度(8)
© 不想喝奶茶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