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舟
爱写一些零碎小段子
写文宗旨——快乐就好~
近期回炉重造ing

【雷安】 what did you dream about?09

机械师xAi 沙雕

这文属于过渡篇(即转型)

文章中会有一些“莫名”的转换



9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你对我‘心’中的地位。——Ai


 

碧空澄澈,头顶上只有几朵小棉花,今天应该又是一个晴朗美好的一天。


——以上是安迷修在雷小妹来之前发出的感慨。


 

“不要。”雷狮在雷小妹微张着嘴时,直接把她原先的腹稿统统让她咽回肚子里。


雷小妹委屈地嘟着嘴:“哥你怎么能这样!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雷狮任意地让身体陷入沙发里,饮了口酸甜香馥的果酒——安迷修刚做——发出轻轻地满足声,“你心里的小九九我还会不知道?别以为我没有回老家就不知道你的事。”


“是~我哥最厉害了,我哥是世界,哦不,宇宙第一机械师。”雷小妹立马狗腿起来,“所以你就拿着它嘛,这两张票我用不着啊。”


雷狮瞥了一眼雷小妹递过来的票——新开的游乐园票。


说实话,雷狮打字心底并不喜欢这个:他一直觉得这世界上最无聊的地方,一是只会炫耀而没有任何实际价值的科技馆,二是幼稚的人才会去的游乐园。


雷狮想不通:雷小妹算是比较了解他的人,但她竟然会在这么适合吃烧烤的大好日子——在雷狮眼里只要是不下雨都是大好日子,但安迷修让他吃是另一回事——来送他两张他这辈子不想碰到的东西。


雷小妹知道跟刚愎自用的人大费口舌没有任何作用,于是——


她笑眯眯地走到安迷修面前,对着安迷修轻言慢语道:“Ai啊……”


“在下叫安迷修。”


“安哥,”雷小妹从善如流改了叫法,晃了晃手中的票,“你去不去?”


“我……”


“他不去。”


雷狮直接打断安迷修的话,他没有流露出惊讶的表情,反而淡定地点了头似乎对雷狮的举措习以为常。


他最近热衷于抢安迷修的话语权,把所有的话语带些扭曲的意味,然后略含促狭地看着安迷修磕磕绊绊地向别人解释,以致安迷修从刚初的惊慌到现在的淡然。


——对以上雷狮无理取闹的行为,安迷修表示他高兴就好。


雷小妹看到安迷修跟他一鼻孔出气,一时把大小姐的脾气泄露出去——把票“轰”的一声砸在木桌上,向安迷修吼道:“我不管!反正票我是送到了,爱去不去!”

 


雷小妹走后好一阵子,安迷修才如梦方醒地回过神来,不解地看向雷狮,“为什么向我吼?”


雷狮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示意是不用理雷小妹那幼稚的举措。


安迷修拿起票,上面的有效日期告诉他明天是最后一天。


他歪着脑袋仔细地看了下票,转头问雷狮,“要不我们去吧?”


“我说了我……”


安迷修细长的眼睛闪烁着一丝亮光,罕见地打断雷狮:“知道,但这个不一样,我相信你会感兴趣的,他们有展示智能Ai。”


“哦?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去吧。”


 

第二天,安迷修果然不孚众望。


雷狮满脸黑线看着游乐园里的‘智能Ai’——假扮的——把滑稽的气球递给小孩子,让雷狮最难以理解的是竟然还有人与‘Ai’们合影。


雷狮立马掉头就走,步伐愈发加快,似乎在这里多停留一刻就如同被希腊的本莎芭①给缠绕其身。


安迷修略微稍快的声音如影随形地在他耳边响起,“我不知道他是这样……抱歉,我……”


雷狮等他下文,却没了声音。


他停下来,转头看到不远处安迷修张了嘴,好像要继续解释什么的样子,但他的嘴型没有任何变化仿佛那一刻被沙漏停住,他声音像是隔了一层什么无法传入他的耳朵。


安迷修看着沉默的雷狮,手不自觉地攒着裤边,等待雷狮宣判。


“走吧。”


“诶?!”安迷修错愕地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雷狮的决定。


 “啧,来都来了,就去看看。” 雷狮不耐烦道,说着他便往里走。


安迷修直眉楞眼半晌才反应过来向雷狮的方向快走,步频越来越快,他索性小跑过去,越跑越快,嘴角压制不住翘起。

 


游乐园里他只玩过的海盗船,过山车和跳楼机,其他的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


雷狮看着美洲印第安部落风的海盗船伴随着人们尖叫声在空中战兢地航行着,永不脱出人为规定的范围里……让他不经会想起不好的记忆,他眼神微冷。


一个冰凉的物体贴在雷狮的脸颊,雷狮陡然回过神来,猛地回头看到安迷修茫然的眼神仿佛他做了无礼的行为。


安迷修恢复原有的笑容,“你要的可乐。”


在他接过可乐时,忽然坏点子蹦了出来,他顺势抓住安迷修纤瘦的手腕,把他往下拉,在他耳朵轻语道:“谢谢我的骑士。”


安迷修卡了一下壳,但很快调整状态,直接把雷狮的脸往他眼前拽,迫使对上他的目光并冲他挑了一下眉:“这是我的职责,机械师。”


安迷修的气息轻轻地触碰着他,他听见自己动脉不断跳动的声音,跳得太急切让他一时间不知所措。


“咔擦”


他们循声看到工作人员没有恶意的笑容,拿着照相机——抓拍人员,他把洗出来的照片递给安迷修,真诚地说:“祝你们玩的愉快!祝你们幸福!”说完还特意冲他眨眨眼。


安迷修愣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话,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转头看向身后的那位“正努力”顾及他脸面的同志笑得挤出几滴眼泪。


安迷修脸直接涨得通红,用力踢了一脚雷狮,“笑够了没,走了。”


“害羞啦,骑士?”


“滚。”

 

天色发暗,光影斑驳,安迷修少有散漫地让脑袋放空,目光无意识地追随着着雷狮的背影。


不知何时起,从一个秉持着他引以为傲的信仰,对他忠诚的骑士,到现在一位与他平起平坐,而这个人成为自己衡量这个世界的标尺的‘人类’。


他想起那位面无表情的青年在金面前会露出少有属于他这个年龄的神情,不由得思考这个困扰大多数人的问题。


他看着又开始飘落的小雪花,犹如纯洁的灵魂让人不舍得沾染它。


然而当它轻轻吻着在雷狮的发丝上,他瞬间嫉妒雪花能肆无忌惮的靠近雷狮——他自己也说不清这份心情从何而来,又何时注入自己身体内部并悄然发芽。


他看着雷狮被灯光照耀的背影不知为何变得模糊不堪,不由得急躁喊了一声雷狮的名字。


雷狮没有回头,平淡地说:“嗯?”


“撇去现有的身份,你会与我走下去?”即使我是一个被你设定好的Ai,只能跟着你编写的程序做动作的Ai。


“除非你坏死,或者我老死,否则你不可能离开我身边。”


雷狮没有直接的回答安迷修,但他懂得雷狮话中的意思——只有死亡才能分开我们。


安迷修露出释然的微笑,带着自己前所未有的真挚,说出沉重的诺言:“好的。”

 


以上帝的名义发誓,我向你奉献我那至死不渝的‘心’。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自从那天后,安迷修会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小鹿,偷偷地注视着雷狮的睡颜。


那种心情仿佛一颗幼苗从那天开始他在自己身后生根发芽,茁壮成长。等到自己蓦然回首,它已长成参天大树。


记得雷狮看着自己的成品笑得很开心,自己所有的感官被他笑容中千丝万缕的力量所淹没。


当时安迷修看着他,眸子逐渐深邃。


如果可以,他希望雷狮能永远这样笑着,不是嘲笑,不是探究,只是单纯因为高兴而笑。

 


安迷修看着雷狮,他仿佛收起爪牙的狮子沉睡着,面容平静着如同没有波澜的湖面,内心有一股莫名的情愫涌进心海,驱动着他捋了下他的碎发,俯身蜻蜓点水般的亲吻着雷狮的眼角,如同虔诚的信徒轻声低语,



 “Have a nice dream,my machinist.”



 

雷狮感觉自己在深幽的水中飘荡着,不远处有很多发光的碎片向他漂浮过来。他不自主地伸出手抓住它,碎片瞬间化为液体如同河流般流出他的手指缝中,而这河流出现了一些他意想不到的画面。


他看到安迷修与他牵着手有笑的走在街上,他们的着装告诉着雷狮是冬天。牵着的手冻得通红,另外的手带着棕色的皮手套——显然是安迷修的。


等他们走到圣诞树旁时,‘雷狮’似乎说了导致安迷修耳朵瞬间变红,安迷修正要做什么来惩罚雷狮时,画面突然消失。


对此雷狮很是烦躁,随机又抓住一个碎片。


这次直接他身边的环境也变了样。


雷狮感觉身上黏糊糊的,如同一桶浆糊倒在自己身上。他努力睁开眼,隐约地看到一个棕发的青年哭喊着。他吃力地抬起手,手上沾满了鲜血,嘴巴像是卡了带无法说出话。


雷狮心想:你是谁?


为什么要哭?


你哭什么?


…… ……


“雷狮,你说话啊!”


“你不能不守承诺啊!!”


“雷狮!!!”


吵死了,我说话什么时候信守过……除了……这次……必须……


…… ……

雷狮猛地睁开眼,立刻坐起来,急促喘着气,像溺水者浮出水面拼命地呼吸,他的背上冒着冷汗。


等呼吸彻底平静后躺下来,闭上眼却怎么也睡不着。


这时他听到轻轻地开门声,紧接着床边微微陷下,之后房间又恢复平静。


他知道安迷修在看他,索性装睡看安迷修做什么小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一分钟,也许半小时,直到他是在不耐烦时,温暖的嘴唇接触在他的眼角,那吻很轻,就仿佛被羽毛轻轻挠了一下,他愣了神。


安迷修说的话如同催眠曲,使雷狮那颗躁动的心不由得缓慢下来,思绪又陷入沉静的大海里……


 

  1. 希腊的本莎芭:厄运之神


  2.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出自绝句(唐)沈



tbc.


评论
热度(5)

© 酥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