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舟
爱写一些零碎小段子
写文宗旨——快乐就好~
近期回炉重造ing

【雷安】what did you dream about? 11(完结)

机械师xAi 沙雕

这文属于过渡篇(及转型)

文章中会有一些“莫名”的转换




BGM:Lemon 米津


11


你在我眼中已是有心的人,谁也代替不了你。——机械师

 


黄昏澄澈如空,雷狮茕茕孑立地坐在阳台里,白中带着淡淡橙色的墙边有夕阳的鲜血染红了安迷修种的花花草草。雷狮现在才发现,自己身边的一切早已被这个蠢货给改写了。他就像木马隐藏其中,等待爆发的一天。


而现在就是。


他晃神中不由得想起:安迷修曾经在这里浇着花,哼着那个自创但没一个在调上的小曲,眼睛眯成一条缝的样子看着那个盯着夕阳发呆的他,玩笑道,“你知道的—当一个人情绪低落的时候,他会格外喜欢看日落。”


当时的雷狮是嗤视的。

 


人永远不知道自己所拥的东西要如何珍惜,就像吃饭时的小孩看着碗里想着锅里,最终得不偿失,碗里的东西没了,锅里的也没了。


他早已厌倦了这里一成不变的生活,想当过肆无忌惮的海盗在汹涌的海浪中生存,但上天老是跟他作对。每次的尝试的结果,不一例外的失败。


然而“安迷修”一次次的成功让他看到曙光。


以为“安迷修”是他的救命稻草,然而实际是那根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的稻草,让他最终还是跌入深渊。


这足以让他心灰意冷,纵使他说出这世界全是灰色调的话也不让人例外。


他已承受了过多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压力,已经过了这个时期不该有的阅历。


每次有人听过他的经历,他们也就一齐流下那停在眼角上的眼泪,叹息一番,一面还纷纷的评论着,但没有一人向他伸出手,仿佛这种程度对他来说如同鹅毛一般轻。


只有安迷修会用那暖和人心的微笑的对待他,会在他最需要支持的时候不问任何原因地力挺他——因为在他心底,他是人啊。安迷修就是雷狮的太阳啊,有了他,他的心灵深处的寒冰有了融化的迹象。


但那个太阳不在了。


冰重新冻结了。

 

 


雷狮平时会在晨光照耀这片绿林前深处游弋着——自从安迷修离开后。他每次都会坐在阴暗处长满沥青色的苔藓的乱石上,微微仰起头注视着第一束晨光。隐隐约约的晨光如同女红ⅰ手中那缝纫的刺绣线,穿过那翡翠绿般的树林,紧接着,一根根针线穿梭在缝隙中,最终形成带着晨曦的祝福与拥有寒冰融化的温度的丝绸,随着清风徐徐摇摆着。


雷狮不由得想起安迷修那祖母绿的眸子:每当安迷修笑起来,他的眼尾往上翘了几分,那圆溜溜的瞳孔有着感染别人的能力。对,如同现在的绿林。


雷狮似乎看到安迷修一样,嘴角上扬几分。


“傻瓜。”雷狮轻轻地说道。


而此刻雷狮跟往常一样坐在那,刹那间一个发着光的东西冲向他,他头微微一撇,那东西牢牢地插在他身后的树干上——那是一把小刀。


雷狮眼神微沉,眸子看向飞刀过来的地方,低声问:“是谁?”


回答他的只有另一把小刀——从他背后飞过来,雷狮往旁边一倒,借着惯性滚进前方的灌木丛中。


“敌在暗,我在明”的情况下,雷狮果断地选择迂回地往前跑,运气好的话可以摆脱身后的人,并且反杀。但上天要跟他作对到底,最终他跑到的悬崖边缘。


“我说,”雷狮不紧不慢地拍拍身上的土,眸子的湛紫愈发深重,询问,“这样的情况,你还不打算现身吗?胆小鬼。”


片刻,林中昏暗处走出一个拿着银白小刀的人,是他无比熟悉的人——“安迷修”。


他随意地擦掉脸颊上的血痕,望向追杀者,轻蔑地一笑,“原来如此。”


“但是,你们这群废材对付我还嫩着。”


“I win, loser。”


他身子往后倾,如同刺客的信仰之跃,跌入无尽的深谷中。但下面柔软的稻草在等待着他,只有无尽的黑暗。

 


雷狮倾靠在马路前的柱子,手里玩弄着手机,随意地往在人群中一眼,眸子就立马锁定目标,只盯着那位棕发的男子:他带着跟往常一样的微笑,拿着电话的手向他挥了挥,步伐迈大,急匆匆地跑向他,他的表情早已表示他那愉悦至极的心情。


正当安迷修过马路时,一辆车冲到离斑马线5米的地方也没有要减速的想法。雷狮的背立马绷直,豹般的速度奔到安迷修面前,把安迷修用力推到安全处,自己硬生生地承受钢铁的撞击。


雷狮感受到自己的血液在不受控制的向往流淌,意识不断下沉。他用力地睁着眼,也只能获得在昏暗的视线,他隐约地看到安迷修眼红了一圈,他感觉有个热腾腾的液体在他颧骨上逐渐冰冷。


他内心清楚,那是安迷修的眼涙。


他用尽全身的力把自己因血液流失过多而导致的苍白又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用冰凉的手指给安迷修擦了擦脸颊。


“哭什么……蠢货。”

 


医院病房里,安迷修按照惯例拉开凳椅坐下,开始念叨叨地说一些琐事,他以为今天也一样他不会醒,而自己只是自言自语。


上天似乎被他这种不懈的行为而感动,病床上的人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他涣散的视线渐渐聚焦,落在那双清澈的眼睛里。


安迷修愣在那,如同一台无法迅速处理这巨大的信息的电脑死机一样,等他回神过来,他已弯下腰,隔着氧气罩轻吻一下,“欢迎回到现实,恶党。”


雷狮嗤笑一声,眼里带着以前从未有的温柔,“……我回来了。”

 


由于躺了将近三个月,雷狮的肌肉有些萎缩,维持了好几天的复健终于可以勉强自己下地了。这对任何一个自尊心强的人来说,是很值得庆贺的。


那天他终于在不用安迷修帮忙的情况下独立完成了上厕所这件事,靠墙支撑着自己洗了手,内心充满了混合着心酸的成就感。他想起刚醒一瞬间,模糊地看到安迷修面色苍白,感觉他随时都会倒下来,但不可否认他活生生的在他眼前,他心被狠狠地揪了一把,心跳继续上升,眼眶发热,沙哑地低声说:“……这是现实?”


结果安迷修一脸白痴地看着他,还伸出手贴在他的额头上,“不会出了一场车祸,脑子也坏了吧。”


要不是雷狮现在无法做幅度大的动作,否则他直接跳起来跟安迷修来一场肉搏。但他内心深处——能感受到他那独有的温暖就可以了。



梦结束了,他们的未来还在继续。


那么你猜,他们梦见那个携手的未来是什么样呢?




End.



ⅰ古代的女工



 


Free talk:

终于写完了!!!!!!我竟然写了3w多!!!!!

终于有心情开新坑了!!!!!(有理由开心万帅了哈哈哈)

感觉有点烂尾了……

这篇文章是在经历了太多了……

知道他前身是什么的人请不要多说,让他随文沉酿吧。


在此,我把我觉得大家也许有疑问的地方提出来细讲一下。(文笔不是特别好,有些疑惑无法解释……)

首先是雷狮之前看到的一些文字,相信大家看到现在应该是明白了。没错!那些是雷狮自己的记忆。

因此这个“未来世界”其实就是雷狮在昏迷时的梦啦!所以这里面的人物,比如雷大哥,雷夫人(雷狮的母亲,下面都这么称呼),雷小妹等是他内心遗忘而最渴望的一部分:雷夫人与雷先生的温馨,雷大哥对自己的关心,雷小妹的淘气和娇气。

在现实里没见到,内心深处早已忘记幼年时对这些的渴望。

(以上说法是我个人观点)

其次,‘安迷修’在这里的作用其实就是雷狮射影出来的——说明在昏迷的时候也一直想着安迷修~

‘安迷修’的存在是告知雷狮自己其实不在现实。也许有人在想‘安迷修’没有死会怎样。

但我觉得:只有‘安迷修’死了,他才能对这虚幻的世界不抱任何希望,他才能离开这里。

我不记得在哪来看的,死亡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雷狮在没有‘安迷修的’“未来世界”死去,在有安迷修的现实世界苏醒。


文中我曾说过“这是雷狮的承诺,也是安迷修的信仰。”其实是与前面第9章有个呼应。

“未来世界”与现实世界,每个人的性格多多少少都有些变化。

只有安迷修的设定永远是不会变的。

我认为在雷总心中,这样的安哥是有血有肉,这样的安迷修才是他的挚爱。还有什么蠢货,笨蛋骑士都是专给安哥的爱称。


最后我只想说,你们快去结婚吧!!!

 


其实写的时候想到一个脑洞:安迷修逝世后,雷狮造一个ai,把他所想的安迷修移到这个ai,但终究不是原来的他,每个ai若在思考自己是谁,回忆之前的事,最后自己会黑化,说,他永远回不来了,然后被摧毁再造……

太虐了还是不写了



欢迎大家来评论,发表自己的看法~

评论
热度(8)

© 酥饼 | Powered by LOFTER